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7769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老爸博士生~還好只是胡蘿蔔20150625

我知道這個題目很無厘頭,但是當你聽完你就知道事情發生的當下我有多緊張~
1558bf283a3059.jpg



這天下午,我在校門口等維莘下課。平常維莘總是帶著笑臉走出校門,跟老師同學互道再見。但今天卻遠遠看到維莘一張臭臉走來,這讓我覺得有點怪。於是,我開口問她:「怎麼啦?」

維莘低頭不語,眼眶還含著淚水。我很想繼續問下去,但是校門人潮眾多,加上丁丁又在一旁衝來衝去,我想還是回家再說吧?於是先載著兩小回家了。

回到家中,我再問了一次維莘:「怎麼啦?要不要跟把拔說?」
維莘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我看大概是因為丁丁在旁的緣故,於是我就把丁丁趕到小房間去玩玩具,留我和維莘獨自面談。

「有人欺負你嗎?」我問。
維莘遲疑了一會兒,然後點點頭。

「是誰呢?」我問。小一而已,同學之間能怎麼欺負呢?
維莘還是不說,眼淚還在眼睛裡轉。

「那你要不要去寫寫作業,等你想說再跟我說?」我想用時間換取空間。於是維莘就上樓了。我也去廚房準備晚餐。事情到這一刻都還算平和,至少我的心情沒有像下一秒那樣忐忑。

下一秒發生什麼事呢?我聽到維莘在樓上的廁所開蓮蓬頭的聲音。我不放心地上去看看,維莘竟然在洗澡!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連續劇看太多了?女孩子含著眼淚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洗澡的劇情,不就是在前一個畫面中被臭男生欺負了嗎?(相信我,這個欺負絕對不是小一同學間的欺負而已)

頓時之間我開始感到惶恐。
我問維莘為什麼要洗澡?她只回答我:「我很熱,身體黏黏的。」
我很想跟她說什麼,但是卻不知從何說起。焦慮讓我只能在廚房裡不斷地洗菜切菜起火下鍋,但我的腦子裡卻一片空白。身為老爸的我,要怎麼跟維莘開口問她到底被怎麼欺負?

等到維莘洗了澡,寫了功課,默默地走到瓦斯爐的旁邊,我決定好好地問她。

「你.....願、願意告訴我是誰欺負你嗎?」(為什麼我會開始結巴?)
莘:「……」(眼淚)
我:「是女生?」(搖頭)
我:「是男生?」(點頭)
我:「是同學?」(點頭,還好不是什麼老師或怪叔叔,不然我會先瘋掉)
我:「是一班?二班?還是三班?」(還好維莘的一年級才三個班)
莘:「......二班和三班」(你終於開口了)
我:「他們怎麼欺負你?」(至少兩個男生,能怎麼欺負呢?)
莘:「……」(又不說話了?!一邊是鍋子開始冒煙,一邊是老爸我開始冒煙了!)
我:「你要不要跟我說?需要我去幫你跟老師講嗎?」
這時維莘突然靠在我的懷裡,平常我是會樂歪的,但是這個時候我卻覺得既擔心又心痛。到底你是受了什麼委屈?

莘:「是二班的OOO和三班的XXX」(好!有名字了!你TMD這兩個死小子!看我怎麼對付你!)
我:「他怎欺負你?」你可以想像一個打算幫女兒出頭的把拔就要暴走的畫面
...
……
莘:「他們說...,說,....說我是胡蘿蔔」
我:「蛤?!」我當下真的「蛤」了好大一聲。

原來事情的經過是這樣子的。二班的OOO說維莘是「胡蘿蔔」,然後三班的XXX又帶頭笑維莘。整件事情原來只是胡蘿蔔而已,也還好只是胡蘿蔔而已,頓時讓我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只好開始跟維莘解釋胡蘿蔔的好處、營養、兔子喜歡胡蘿蔔,我也喜歡胡蘿蔔......不過最重要的是,我告訴維莘,既然自己不喜歡這種被取笑的感覺,自己也不要當那個取笑別人的人。如果你在被取笑時不為所動,同學覺得沒趣,也就不會再繼續起鬨了。

這件事兒,似乎讓我提早面對了女兒即將長大的事實,也讓我意識到也許將來會有那麼一天,我必須擔心女兒是不是會遇到臭男生。當她真的回家開水龍頭邊哭邊洗澡時,我又該怎麼辦?我只能默默的希望,永遠,永遠,永遠不要有那麼一天的到來(因為很重要,一定要說三次)
全職老爸博士生
胡維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