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7769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讀 侯剛本《學會貧窮—失語稚女的單爸網誌》有感


153d8745c33eed.jpg中國童話裡有個故事,說一個窮小子王二,覺得大家都在拜財神,窮神沒人拜,實在很可憐。於是自己刻了個窮神來拜,搞得自己越來越窮。最後,在窮神顯靈的幫助下,王二討了個有錢的美嬌娘,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故事的結局雖然皆大歡喜,但是當王二邊拜窮神邊鬧窮時,所有的人自然都會笑王二是個傻子。而在舉世都崇尚追求財富,書店中琳瑯滿目盡是教你如何致富發財的書籍時,膽敢出書教人「學會貧窮」,這樣的行為,不免讓人為作者和出版社的「傻」而捏把冷汗。

 
會讀到侯剛本的書,其實也是意外。前一陣子幾個小學同學在宏坤兄新開的心情驛站咖啡館碰面,宏坤兄聽聞我現在是個全職老爸,兼職的博士生時,他立刻對我說:「有一本書應該很適合你」,轉身便從店內書架上拿了侯剛本的《學會貧窮—失語稚女單爸網誌》給我。這是一本敘述一個單親把拔為了照顧因為遭逢家變,而罹患「失語症」的女兒,毅然辭去高薪的工作,最後搞得自己一貧如洗,然後又想不開去念博士班的「傻事兒」。由於我算是那種老愛把孩子生活點滴在部落格裡發牢騷的「假文青」,外加自己跟作者寫作時一樣,都是「全職老爸博士生」,所以書中的許多故事,都不免讓我有許多的共鳴與感動。
 
對於作者侯剛本,其實並不陌生。因為他的堂弟仲原和我曾在同一間教會一起服事,當他出第一本書《戲說粉墨的青春》(亞細亞出版,1999)時,我便聽聞他的大名;其次,侯剛本算是我小學母校的學長(也是宏坤兄的同學),而他跟母校現任的蔡志鏗校長(雖然再隔一天【2014/7/31】他就退休了)很熟,而且不是那種在臉書「讚後不理」的熟,而是那種會互相留言打氣的熟;再其次,他的現任妻子,也曾在神學生時期在我們教會服事過一陣子。再其次的其次,侯剛本其中一個身份,是我夢寐以求,卻又無膽嘗試的舞台劇的名導演(所以,在書中,作者都以侯導自稱,基於對舞台劇的夢想,請容我也在此以侯導稱呼作者)。
 
一個曾經叱吒風雲,「喊水會結凍」的導演,怎麼把自己搞得一貧如洗?這個背後,確實有著令人同情的遭遇。侯導的前一段婚姻結束得並不愉快,除了一筆為數不小的債務外,還有一個因為遭逢家變,而無法言語的稚齡女兒。面對天秤的兩端,一頭是以幾何級數增長的金錢債;一頭是若不即時治療,將錯失黃金時機的「前世債」,如果是你,你要先還哪一個債?麻煩的是,由於妻子離異,侯導勢必得在天秤的兩端做出取捨。由於侯導堅信「兒女會帶米糧來」,所以他毅然決定放棄已有的高薪工作,成為全職父親,靠寫稿接戲導戲為生。由於侯導是位虔誠的基督徒,因此,他也相信他所倚靠的「那一位」,也會像在舊約聖經裡面那樣,派烏鴉叼餅來給先知吃。侯導是不是先知我不知道,但是「那一位」真的讓他遇到了許多「烏鴉大軍」,讓他從極度缺乏,甚至口袋只有六十九元的窘境當中活了下來,更重要的是,他那位罹患失語症的女兒,因為他的全心陪伴而獲得痊癒。這段心路歷程,經過了媒體在某一年的父親節大肆報導,讓侯導跟女兒葳葳的故事,被譽為是台灣版的《當幸福來敲門》,後來他的人生網誌便集結成這本書。

在卷首,侯導曾提到,這些年他所學會的最寶貴功課,就是「貧窮」。這門學分,老實講應該沒有人會去選修,但是,如我前面所講,侯導是在天秤的兩端不得不做出取捨的。相反的,「富足」的學分很多人修,但是他們真的學會了富足,並且得到了富足嗎?其實也未必。侯導有一席話讓我非常感動,他說:

「敢問M型社會另一端,同是扮演為人父母的社會菁英們:當你看似餵給孩子優渥物質米糧同時,你可感知察覺到,孩子對於父親母親那份情感的米糧,同樣與生俱來卻永遠極度缺乏的天倫缺憾?」

這段話說的很重,但卻說中了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人和孩子的互動關係。誠然,在許多的親子互動關係裡,有著許多的不得已。不是我們不願意補足那個「天倫缺憾」,而是在不得已當中,必須做出取捨。侯導的決定,讓他取了孩子,也同時捨了富足。值得嗎?從葳葳的反應,以及她走出失語症的困境,甚至在侯導最近的臉書裡,我們看到葳葳克紹箕裘,與父親一樣在舞台上粉墨登場。我想,這才是「富足」真正的定義與實踐吧?
 
比起侯導,我是非常幸福的。我有一個完整的家,兩個伶牙俐齒到會讓你想跟他們玩「安靜的遊戲」的孩子。然而對於孩子的陪伴,我們其實都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說真的,孩子缺的不是戰隊機器人,而是一個可以扮演邪惡帝國機怪獸的反派讓他戰勝以拯救地球的大玩偶;缺的不是一個職業教練教他怎麼踢球,而是一個癟腳的球伴和他在草地上奔跑追逐滾泥巴;缺的不是一個告訴他答案怎麼寫的安親班老師,而是一個在他身旁陪伴他一筆一畫,寫了又擦,擦了又寫的老書童。一輛名牌腳踏車,或是一雙可以讓孩子知道當他快要跌倒時可以緊緊抓住他的雙手?哪個才是孩子真正心裡最想要的?我想答案應該很清楚吧?

附記:看了《學會貧窮》,總讓我聯想起這些年教會界內的一些「歪風」,從「雅比斯的禱告」到美江牧師的「撿鑽石」,無一不是告訴信徒,「信耶穌得富足」。然而,這裡所謂的富足,所指的盡都是口袋裡的富足,銀行存摺的富足,保險箱裡的富足,甚少有牧者傳道人會去提「靈裡的富足,口袋裡的貧窮」(如果你想流失信徒的話,這個題目還不錯)。沒有人會去提,虔誠基督徒如侯導,也會遇到如此不堪的境遇,誠然,以旁人的後見之明,會說這叫做「化妝的祝福」,但是在祝福卸妝之前,又有誰會知道這妝底下是正妹還是恐龍的臉孔?就像約伯的三個朋友,總愛在約伯遭難的時候在旁邊指指點點,說三道四,但最後真正見到「那一位」的,只有約伯,而這三個朋友,還被「那一位」臭罵了一頓。教會總愛教人如何在豐富中自處(越豐富要越奉獻?)但卻很少教導如何處不足。侯導的書,足讓我們這些基督徒好好省思,為「富足」重下定義。
讀書心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