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7769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40304~塗鴉

本篇原發表在阿丁的部落格

上一篇才說到亂塗鴉的事件,沒想到前幾天又再度發生了慘劇


15315ee9a17613.jpg

 我們家有一面牆,這面牆是專門給孩子塗鴉的。雖然對於丁媽來說,那一片慘不忍睹的牆,早就是她「恨不得去之而後快」的首選,但是因為我太懶惰,遲遲沒有去重刷油漆,所以就一直放任著這面牆越來越花。
 
151cb081b12e0c.jpg
 
在開始允許這面「塗鴉牆」時,我曾經和孩子約法三章,他們可以塗鴉,但是只限於這面牆,其他地方都不可以。但是,就像我在「邊界的跨越者」這篇網址裡寫的,孩子們都很勇於去跨越這個邊界,特別是有「禁忌」的時候。
 
維莘曾經跨越過一次,在牆上畫了一個小小的房子。當時我的處理方式是,我要維莘立刻用橡皮擦擦乾淨。不要小看這個懲罰,對於維莘那還沒有發育完成的手臂小肌肉來說,拿橡皮擦直立著擦鉛筆痕跡,其實是很累人而且很難擦掉的。所以,維莘就這樣一直擦,擦到想睡,擦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從此以後,維莘再也不敢在塗鴉牆以外的地方造次,而且,她還會去制止其他的人隨意塗鴉。而這面牆的意義,除了讓孩子有一個可以發洩的管道外,我希望他們瞭解的,就是界線在哪裡。
 
當然,這個界線到了阿丁就很輕易地被打破了。阿丁是一個相當活躍的邊界跨越者,這是我們一開始就發現的。加上阿丁很厲害的是,他總是在你的視線範圍之外,幹了會令你抓狂的事情。可是,像這種沒有抓到現行犯的塗鴉行為,特別是家裡常有許多孩子進進出出的時候,其實很難去斷定這些邊界外的塗鴉作品是誰的手筆。另外就是,我們對於這種整日緊迫盯人的管教方式也累了,所以東牆兩三撇,西牆四五畫,我們也就慢慢的沒有那麼在意了。
 
就在前幾天,維莘突然大喊:「把拔~你最好趕快來看一看!」
 
我跑到他們的遊戲室,那隻從維莘時期就住在我們家的跳跳馬。全身上下被塗滿了原子筆,那張跳跳馬的臉,還真不亞於怪醫黑傑克。今年還正逢跳跳馬Rody Land三十週年,華山還有特展,你這小子就已經自己在家裡彩繪起來。
 
當時,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把這次的事件當作機會教育,要阿丁想辦法把這一身的「紋身」除去。但是,沒想到原子筆的威力這麼強大,這些筆跡竟然像是生了根似的,完全無法去除。我上網查了幾個方法:酒精、去漬油、去光水、松香油,竟然完全無效。就看著阿丁拿著抹布在那裡猛擦,一邊還喊:「把拔~~擦不掉~~」
 
「哼~擦不掉你還要畫!」故意裝作生氣貌(其實還真的蠻氣的)
 
「擦不掉~~~」五分鐘後又哀嚎了。
 
「繼續擦!!」我強調。
 
別說是阿丁的力氣了,就連我也沒有辦法擦掉。就這樣,晚餐過後,阿丁還是繼續努力,維莘則是愉快地跟著媽媽去買她的新布鞋,帶著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出門,走以前還不忘丟下一句:「當初姊姊也是這樣亂畫,把拔就叫我一直擦一直擦~~」。
 
「還是擦不掉~~~!」幾分鐘後,阿丁繼續哀嚎。
 
「擦不掉還是要繼續擦!」想求饒?門兒都沒有。
 
我決定讓他自己想辦法。回到餐桌前繼續寫我的研究計畫。五分鐘後,阿丁竟然沒有哀嚎了。我走過去一看。這老兄!竟然睡著了!
 
15315ee95b27d9.jpg

就這樣趴在跳跳馬上,半個臉還黏在那充滿各式溶劑的抹布上,規律地發出鼾聲。 我被這個畫面搞得又好氣又好笑。我喊著:「阿丁!」
 
阿丁像被電到一樣,跳起來,眼睛都沒張開地繼續擦,然後,越擦越慢,越...擦...越...慢...
,然後又繼續趴在跳跳馬的馬鞍上,發出規律的打呼聲。
 
這時候我有兩個選擇:第一,把他叫起來繼續擦,然後期待他像當初維莘那樣大哭,從此記得教訓;第二,把他叫起來,跟他曉以大義,告訴他不可以再亂塗,然後放他去睡(因為說真的,真的擦不起來)結果,我還是選擇了一,只不過,我陪著他一起擦。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就是我們父子的心靈對話時間,我一直努力地把阿丁搖醒,然後跟他說不可以亂畫,他也一直努力的點頭,然後閉著眼睛猛擦。
 
直到維莘回家了,又是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來看「進度」,很明顯的,跟出門前沒有兩樣。這時候我更苦惱了,一邊是完全無法達到的目標(擦乾淨);一邊是曾經受過懲罰,現在等著看好戲的維莘。我要是堅持擦下去,那擦到天荒地老也沒有結果,可我要是放棄了,那我這個懲罰的公平性,以及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塗鴉牆界線又在哪裡?弄到我騎虎難下了!
 
最後,阿丁既沒有擦完,維莘也沒有抱怨不公平;我原先預期會出現的「大哭」、「道歉」、「悔改」與「和好」的動人場面也沒有出現。雖然阿丁跟我信誓旦旦一定不會再亂畫,但是,每當他拿起筆來,我總是會擔心,下一面遭殃的牆在哪裡?
 

 
全職老爸博士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