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7769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40221~說!是不是你?

本篇發表於阿丁的部落格

這個故事,其實得從過年前line上的一張照片說起15306f8cce160d.jpg

我們教會幾個愛唱詩歌的朋友,組了一個稱之為「十全樂團」的詩班。每個月固定幾個週日,會在樂團中的皮大哥家裡練唱。之所以取了個「十全」這麼「俗又有力」的團名,是因為這個樂團裡面的組成份子,從五年級到零年級的人都有,而我們的目標就是湊足每一個年級的人,一起來唱詩讚美神。
 
因為分布年齡太廣,所以我們的團員中也包含了像維莘、阿丁一類的小孩子,偶爾他們也會肩負起唱詩或彈口風琴的重責大任,但大部分的時間,他們都是在一旁玩耍,而我們也讓一群孩子一起玩,而故事就這樣發生了。
 
過年前的某個晚上,皮大哥的女兒遠溦傳了一張照片到樂團的line上,因為她在她們家新貼好壁紙的牆上,看到了不曉得是誰畫的「真跡」。這下,我們這幾個有稚齡孩子的家長,全都緊張了起來。
 
其中一家有雙胞胎孩子的家長,不但po出了前一週練唱時的照片當做「不在場證明」,並且立刻對她們家的雙胞胎進行的「拷問」,拷問的過程,還錄下了口供:
 
媽:「是不是你們畫的?」
雙胞胎:「不是~」
媽:「說謊會怎麼樣?」
雙胞胎:「鼻子會變長~」
媽:「會被打死!」(咬牙切齒貌)
 
老實說,我是一邊看一邊笑的。
 
再說我們家丁媽好了。當她一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立刻一口咬定就是阿丁畫的。其實,我也覺得應該是阿丁,因為這幾個稚齡的孩子裡,就屬阿丁最無法接受控制和規範,所以在那個當下,我們都已經做好了要幫皮大哥重新貼壁紙的打算,我還認真的上網GOOGLE了貼壁紙的行情。
 
但是,總是得有自白書啊!而這時阿丁早已熟睡,丁媽決定把阿丁挖起來。
 
「你不知道現在不能夜間審訊嗎?」我說。
 
「不行!一定是他,我要去問他!」丁媽說。
 
「你現在問他,他也不知道你在問他什麼。」

結果丁媽還是去把阿丁吵醒,幾分鐘後她下樓來,說阿丁已經承認了。
 
「你怎麼能確定?」我很懷疑這個自白是怎麼取得的。
 
「我就問他:『阿丁!你是不是在皮大北杯家畫他們的牆壁?』然後他就點頭了。」阿丁媽憤憤地說。
 
「你不要開玩笑了,這哪裡是承認。你如果半夜把我叫醒,我也會跟你說是我畫的。」
 
「那怎麼辦?」
 
「當然是要等明天再問囉!」我幫阿丁爭取到「緩刑」,但是丁媽大概會一夜睡不好。
 
第二天,話題持續發燒。昨夜沒有參與討論的另一家人比較理性一點。媽媽說,無論是不是他們家的孩子,只要她大聲一點,他們家兒子都會承認是他畫的。
 
阿丁悠悠轉醒,信步走到樓下,絲毫不知大難將至矣。
 
「阿丁你過來看這是不是你畫的?」丁媽檢察官一開始倒是很和顏悅色。阿丁看到照片,嘴角露出了詭異的微笑。我心想:「死啊!犯人看到犯罪現場嘴角露出詭異的微笑,這不就是柯南的標準劇情?」
 
「不~~是!」阿丁否認了。
 
「真的不是嗎?」檢察官口氣開始變得強硬了些。「說實話,瑪麻不會打你。」在旁聽席的上的我,心裡壓根就不相信。
 
「不~是!」阿丁又否認了。

「不可以說謊,是你畫的對不對?」檢察官連棍子都拿出來了。這根本是打算屈打成招嘛!

「不是!」阿丁再度否認,態度更堅決「是○○畫的!」
 
「你不要以為說是別人就沒事!」檢察官棍子都要下去了。這讓我想到一個很久以前的笑話:

有一天,世界上要推出全世界最厲害的警察。
到了最後一個階段,剩下一個美國的FBI、 蘇俄的KGB及台灣的警察。
考題是放一隻小白兔進一個不小的森林,
要在十分鐘之內把小白兔找出來,否則就淘汰。

首先,FBI 進去了,展開地毯式的搜索,十分鐘過去了,FBI 毫無所獲。
下一個是KGB,一進去就放火燒林,企圖逼出小白兔, 十分鐘過去了,
燒林的效果沒想像中大, KGB也被淘汰了。

輪到了台灣的警察,只見他不慌不忙的晃著手上的警棍進了森林。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台灣警察出來了, 手上擰著一隻熊貓的耳朵,帶了一隻熊貓出來。 正當大家覺得奇怪時,熊貓說話了: 「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我承認我是小白兔!」

看來現在熊貓還沒有打算承認自己是小白兔,眼看就要動刑了。結果,其中一家的姊姊「大義滅親」說看到是弟弟畫的,而弟弟也承認了。這件懸案才水落石出。
 
苦主皮大哥沒說什麼,只是一直笑我們這些還不知道誰是兇手,就一直帶小孩去他們家道歉的家長。總之,事情也算是圓滿落幕。
 
像我們這種有差不多年齡孩子聚在一起的小團體,三不五時都會有這種類似的事情發生。然而,當事情發生的當下,每個家長儘管心裡會懷疑是自己的孩子幹的,但是事實上,都會希望自己的孩子是清白的。老實說,當知道不是阿丁畫的同時,我心裡真的是大大地舒了一口氣。每當一群小孩聚在一起,突然傳出哭聲的時候,我心裡的第一個念頭是,希望哭的不要是我們家的孩子;第二個念頭是,希望不是我們家的孩子把人家的孩子打哭。儘管這一次犯錯的不是自家的孩子,但難保下一次不會輪到。這樣的煩惱,我相信絕對不僅僅是發生在我們家,更困擾的是,這也絕對不是只有發生在這些小鬼「稚齡」的階段,隨著他們的年齡增長,到時候也許會桶出更大的簍子,那個時候,恐怕也不是換換壁紙就能解決的了。
全職老爸博士生
屈打成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