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48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關於麻樹蘭教授的二三事~紀念麻樹蘭教授(1933-2013)之二

 關於麻樹蘭教授的二三事~紀念麻樹蘭教授(1933-2013)之一
                 
續前文......
      
        2009年,《民國時期湘西苗族調查實錄》正式出
151867a06a3acb.jpg版,中央民族大學辦了一場新書發表會,會上也邀請了王明珂老師前往致詞。會後,麻老師問王老師:「我們按合約致贈給史語所三十套,小胡可以分到一套嗎?」王老師笑著說:「他大概還排不上。」這倒也是事實,因為王老師也沒有分到。而麻老師聞言之後,便利用她的關係,幫王老師和我各要了一套。這件事情讓我十分感動,因為對於這整個出版過程來說,我不過是小小的一個助理,卻能受到麻老師的關注,將這套市價人民幣1500元的巨著給了我一套。金額是其次,因為書的內容與資料的寶貴絕對是遠遠超過書價的。
 

       
       2010年3月,中研院語言所所長孫天心教授的學生洪于茜小姐因為論文的需要,打算赴北京向麻老師學習苗語。在此之前,則由語言所出面邀請麻老師訪台一個月,先對洪小姐進行初步的苗語訓練。麻老師將此事告知我們,雖然她很願意來台灣走走,但是因為石老師年紀
大了,因此不是很放心一個人來台灣。王老師知道此事以後,正好我們計畫內也有一大批苗族的早期田野照片與手稿需要請石教授協助辨識與說明,於是便和孫教授商量,由語言所邀請麻老師,由史語所邀請石老師,如此便可順利完成兩老來台的行程,而兩老鶼鰈情深,由此可見。


151867848c3280.jpg
(兩位老師攜手過河,2006年攝於鳳凰古城)
 
       兩位老師抵台的那一天,我和洪小姐前去機場接機。這是我第二次見到兩位老師。麻老師見到我的第一句話是:「小胡,你胖了!」我聞言大笑:「沒辦法,照顧孩子和唸書與工作讓我日夜顛倒,不胖也難。」倒是兩位老師雖然因為長途飛行而略顯倦容,但與我三年多前所見的他們,並沒有太大的變化,麻老師的笑聲依舊爽朗。
           
       在這一個月的來台行程中,兩位老師從事研究、教學、訪友甚至是探親,可謂發揮了人類學家高超的田野功力,因為兩老在沒有人協助與指引下,他們前往桃園,找到了他們一位當初隨政府來台,後葬於此地的遠親之塔位。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瞭他們是如何完成這項「超級任務」的?
      
       三月的一個週末,我邀請了兩位老師來到我家,看看他們只有在電子郵件附件中才看過的內人美鶯與小女維莘。

15186795082b32.jpg
(兩位老師與我們一家人,攝於2010年3月25日)
            
       離台以前,我和同事培華、品鍵陪著兩位老師遊歷了故宮和中正紀念堂,此情此景依舊縈繞在我們的腦海裡。

1518679660785a.jpg
(依序左起:培華、麻老師、石老師、品鍵,攝於2010年3月26日台北故宮博物院)
  
       三月匆匆就過去了,但我和麻老師下一次的見面並沒有相隔太久。因為近史所的康豹老師在中研院深耕計畫的資助下,預計進行一段為期五年的苗族宗教儀式研究。而透過王老師,康豹老師與麻老師他們取得聯繫,並且招聚了一組苗族研究團隊,展開一場相當有意義的學術對話。為了組建團隊,康豹老師慷慨地邀請我在這一年的五月間隨同他的團隊一起前往湘西,兩位老師也從北京不辭辛勞地返回他們的家鄉共襄盛舉。
 
       在此次的行程中,我們走訪了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北部的保靖、花垣(也是麻老師的家鄉)等地,由於王老師當時也在大陸做田野,所以也順道參與了這次的一部份行程,讓我這個田野初學者可以從旁見識到王老師的田野功力與酒量(不過王老師說,他最後是從花垣逃回來的,因為這樣喝下去太恐怖了,在花垣,喝的是點火會燒起來的包穀(玉米)酒))


151867a6648ebb.jpg
(左起依序:麻老師、龍海清老師、康豹老師、石老師、王明珂老師,攝於2010年湘西)
 

151867a73338fc.jpg
(左起依序:麻老師、苗族儀式操作者石壽貴先生、王明珂老師、康豹老師、龍海清老師、石老師,攝於2010年,湘西)
 

151867a8768918.jpg
(在麻老師花垣老家,前排左起麻樹剛校長(麻老師胞弟),石老師、康豹老師、王明珂老師、龍海清老師、麻老師)

約莫一週的行程最後在吉首車站告別了麻老師,沒想到在幾個月後,麻老師的來電,卻讓我震驚,也讓我難過,她說,她得了肺癌......待續.......

關於麻樹蘭教授的二三事~紀念麻樹蘭教授(1933-2013)之三
麻樹蘭老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