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4214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倒數第二顆福音種子

一位許久不見的研究所學長在院內和我巧遇。學長和我握了握手,說:「我記得你是基督徒。」

我回答:「是啊!」

學長說:「嘿啊~我現在也是基督徒了。」

終於,我又再度成為別人倒數第二顆福音種子,而且還是死掉的那一種。

        這世上有倒數第二位女 / 男朋友,意味著當與此人分手之後,某人便找到了真愛;同樣,這世上也有倒數第二顆福音種子,意味著當與此人不再來往之後,某人便找到了真理。

 

不幸的是,漸漸地我發現我就是這顆種子。

 

這些年來,我周圍許許多多的人,在久久沒有聯繫之後的偶遇裡,總會告訴我他信了主。這當中不乏學校的師長、學長同學學弟妹、還有鄰居、親戚外加一些並不太熟的朋友。每次的偶遇,總會讓我感到惆悵,為什麼你們不是在和我有往來的時候信的主,反倒是互不往來之後才讓我們成為同「道」人?我常想,是不是我成了這些人信主的「絆腳石」?如今石頭移開了,這些人才皈依這個信仰?

 

        有些朋友會安慰我說,「不是這樣啦~你要想也許你之前給他們好榜樣,讓他們覺得信主也不錯啊~保羅不是說:『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長』。撒種、栽種和施肥不一定要同一個人啊~」話是這麼說,但是真是如此嗎?

 

        我常想過去這幾年我自己的「服事」,雖然冠冕堂皇地在教會被戴上「執事」或是「主日學校長」的帽子,但是,我實際上帶給別人的,是怎麼樣一顆「福音的種子」?我的主日學學生們到底從我這邊獲得什麼?我的教會會友們到底又從我身上學到什麼?仔細想一想,好像沒有!對教會內的人是如此,對我周遭的朋友豈不是更糟嗎?也許,在我的朋友眼中,我根本就是個「異教徒」吧?

        我的一位好同學曾在MSN中和我聊到,她的某位基督徒朋友,因為太過熱心於傳福音,讓她感覺到頗有壓力,反倒是跟我聊天的時候比較自在些。因為,我不會一直跟她談信仰,甚至偶爾還會拿她的媽祖信仰來開開玩笑。對於這樣的恭維,我其實蠻高興的,但是高興的背後所反映出來的,豈不就是:「你還真是一個不冷不熱的基督徒啊~」而不冷不熱的基督徒,在〈啟示錄〉裡面的結局,就是「從口中吐出去」(啟316)。

        大概是一兩年前吧?我的一位鄰居,也是我國中的學長,因為一些因素選擇了臥軌結束了生命。事情過後的好一段時間,我在偶然的機會中得知他們一家人信了主,而且幾乎每天早上都會聽到他們家中傳出禱告的聲音。究竟他們是在事發之前,抑或是事發之後信主?這已經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我們這個號稱是基督徒的家庭,號稱是教會執事的家庭,號稱是主日學校長的家庭,竟然讓我們的鄰居跑去別的教會信主去了。這是多大的諷刺?這豈不就是「白佔地土」或是「佔著茅坑不拉屎」的最佳寫照嗎?每個禮拜天當我看著這一家人穿戴整齊準備參加崇拜,對比著我們一身邋遢地堆疊在一台小50上搖搖晃晃地去「服事」,我總覺得有著說不出的困惑。到底我和你們信的是不是同一位神?如果是,為什麼我們的心境和處境會差這麼多?如果不是,那我們這樣又是為了哪樁?

 

        最近,之前在我們教會聚會的一位弟兄,在FB上發了他們教會為了父親節而舉辦的活動相片。我看到這位弟兄臉上的笑容,那是一種發自內心,充滿喜樂的笑容。我捫心自問,我已經多久沒有這樣的笑容了?多少年以來,我的服事是戴著一個假面具上台的?那種皮笑肉不笑的服事,早已經將信仰壓在這層層的面具底下。福音的使命是什麼?信仰的本質在哪裡?我幾乎已經找不到了。

 

        《聖經》當中有一個比喻說,傳福音就好像一個人去撒種,撒出去的種子都是好的,但是有的種子被丟在路旁,有的被丟在石頭地,有的落在荊棘裡,只有那落在好土地的才會結實纍纍。在我以前的理解中,這個比喻講的關鍵在接受種子的「載體」,載體不同,結果也不一樣。但是最近,我覺得撒種的人好像才是關鍵,要是有一個人,他盡是往石頭地撒種,或是在不對的時間撒在不對的地方,要期望有所收成,恐怕也是緣木求魚。我發現,這些年來,我這偶一為之的撒種工作,到頭來,自己反倒成了那倒數第二顆的福音種子,不但撒錯了地方,而且,還死在發芽之前。

 

信仰再思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