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6352

    累積人氣

  • 2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拋子棄女北京行之三:後海酒吧街

        其實這幾年我陸陸續續跑過幾次大陸,不過由於都是在西南的少數民族地區,因此鮮少有機會造訪像北京這種「處處是景點,處處要賣票」的都會區,讓我感到詭異的,是在這些景點中,總是會看到許多的小販,賣著一模一樣的商品無論是在故宮、慕田峪長城、頤和園,或是天壇這裡。
        

        剛走進天壇,就看到一個大媽拿著一條彩帶,就是體操選手使用的那種彩帶,愉快地在天壇外圍的公園中跳著不著拍子的舞步。原本我以為,這應該是附近民眾的晚間休閒,就像北投捷運站前廣場的排舞一樣。可是當他喊出一條XX元的價格時,我才知道原來這是賣彩帶的。天壇+彩帶?這兩個根本搭不起來的東西,怎麼會在這裡出售?本來以為是特例,沒想到同樣的商品竟然遍佈在整個天壇公園裡,而且還真的有人買,而且通常都是根本用不到彩帶的小學生。
                

        我坐在離某位賣彩帶大媽不遠處的樹下休息,看著賣家與買家之間的互動,慢慢我得出一個規律:大媽邊舞邊叫賣→小孩在一旁看著新奇便央求大人買給他→大人掏錢購買→小孩拿著新買的彩帶亂舞→別的小孩看到了心生羨慕→別的小孩央求大人買給他→大人掏錢購買→小孩拿著新買的彩帶亂舞→別的小孩看到了…..就這樣展開了「趨近」無限的商品銷售。
        

        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可怕的循環,因為來到北京各個景點的人多半是外地遊客,外地遊客帶著孩子,對於北京的各項零售商品可能帶有一種新奇,而且在北京待的時間有限,現在不買,下一個景點不曉得有沒有賣?會不會更貴?都可能是我們這些外地遊客可能考慮的事項。加上現在大陸的爸媽對孩子多半因為少子化而溺愛,因此,當孩子一吵,鈔票很自然地便出走了。而當同團的一個人掏了錢,買了物,其他的孩子也會有同樣的要求,然後就可能會發生集體團購與殺價的狀況。等到回到遊覽車上,才會發現,我買這個作啥?唯一笑得出來的,大概就是賣東西的大媽吧?(關於下一個景點的同樣商品會不會更貴?其實很難說。我舉個例子:我在天壇這邊看到一個龍紋茶杯,RMB 60元;後來在故宮賣RMB 30元,我看已經半價就買了。後來在後海酒吧街這裡,RMB 10…...我只能說,在同一景點的同一商品是均一價的,能不能殺價看個人手腕就是了)
        

        這是一個處處是商機的地方,也許正因為處處是商機,人人是市場,才造就了我們今天去的後海酒吧街。所謂的後海酒吧街,指的是集中在後海岸邊上的酒吧,因為店家眾多,因而成為了一條到處都是酒吧的街。

        

        北京城內有北、中、南、西、前、後六個「海子」,所謂的「海子」,正確來說應該就是湖泊,有此一說是當初蒙古人建立元朝定都於大都(北京)時,因為草原民族很少看過這麼大的湖泊,所以才稱之為「海」。這些「海」從紫禁城的西側往北延伸到西北方去,並且大多相連,可以互通遊「海」。不過,有名的「中南海」是中共政府機關所在地,所以是不開放的。北海有北海公園,前海、後海和西海則因周圍圍繞著十座寺廟,因此又被稱為「什剎海」,所以後海酒吧街,也被稱為什剎海酒吧街。

        

        由於元朝以來這個地區就是當時運河槽運所經之地,所以這裡一直是商業發達、娛樂場所聚集的重要地區。根據網路上的資料,後海酒吧街的興起可以追溯到2003年左右。酒吧這些洋玩意兒和古樸的中國建築融合在一起,搭配著水面所倒影出來的美景,便成為現在的後海酒吧街了。(為什麼不是茶樓還是酒樓或客棧勒?)
        

        酒吧的發跡是從前、後海之間的銀錠橋開始慢慢向前後蔓延的。由於銀錠橋的落日搭配著水面上的輕舟小船,堪稱為一大美景,因此當我們抵達這裡的時候,已經有一堆拿著高階數位單眼的攝影行家把橋面擠得水洩不通了。看看他們手上的Dxx或是xxD,總覺得自己手上的D40已經啞然失笑了。

        

        穿過人群,酒吧的歌聲已經飄出了店家,我們聞聲而去。走進了一家名為「飛魚酒吧」的店家。這家位在銀錠橋頭不遠處的酒吧,其實也並非他有什麼過人之處,只是因為他剛好是我們走到此處,第一家「開唱」的店家。與後面幾家酒吧不同的是,這個店家沒有很大的舞台,也沒有完整的band在演奏。台上的三位歌手,靠著簡單的IPhone連接音響,然後播放伴唱音樂,就開始唱了起來。如果只是想要聽聽歌,喝喝酒,我覺得飛魚酒吧是個不錯的選擇。

        

        三位歌手的歌喉都相當地好,兩位女生都是正妹,男歌手頗有陳小春的喜感。我們先在頂樓的露台上點了一瓶啤酒和瑪格利特。伴隨著燭光和漸漸低垂的夜幕,讓今天的行程變得更加浪漫。        
 
       

        好笑的是,這是我生平第一杯瑪格利特。當我看到杯緣上的鹽巴時,我本來還想跟服務生抱怨他杯子是有裂紋還是沒洗乾淨。後來我才知道,原來瑪格利特就是因為這圈的鹽巴才讓她的味道嚐起來苦澀中帶有甜味吧?
        
                

        我們回到樓下,在沙發上聽著三位歌手輪流開唱,令我們感到訝異的是,平常不聽流行歌曲的我們,竟然對他們所唱的歌都耳熟能詳。從周杰倫到梁靜茹,從《菊花台》到《分手快樂》,原來,兩岸的娛樂界並沒有太大的不同。
        

        隨著後海的夜慢慢降臨,外頭熙來攘往的人群漸漸多了起來。雖然偶爾有幾台白目的摩托車按著喇叭在人群中穿梭,但大部分來到這裡的,應該都是打算享受這裡的悠閒與輕鬆,就如同攤坐在沙發上的我們。這裡沒有北京地鐵的緊張氣氛,也沒有故宮裡面擁擠的人潮。頓時之間,我們這兩個背包客好像又回到了剛結婚的那一段時間。沒有維莘和阿丁的喧鬧;沒有資格考、論文的煩擾;沒有工作的壓力在身旁圍繞。只能說一切好像都靜止了。

        

        我娘的越洋電話讓靜止的秒針又再度跳動起來(原來是維莘在找游泳圈),正巧正妹歌手之一的黑衣女子下班換人,我們便起身沿後海而行。(後來我們竟然在隔天的地鐵站內遇到黑衣正妹歌手,能在這個擁有近兩千萬人口的都市遇到同一個人,也算是奇遇。不過庶仔如我,還是沒有勇氣去要求合照)一路走下去,只能說後海的酒吧真是大同小異,而且彼此相鄰。隔壁店家唱什麼,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在這裡我又再次感受到華人這種一窩蜂的開業情結。有的店甚至只有六個人,其中三個是歌手,兩個是服務生,店家卻依然開得樂此不疲。即便不是學經濟或是管理出身的我,都覺得這樣的經營模式怎麼可能會有利潤。不過,也許正因為這是一個市場廣大的國度,老闆只要抱持著亂槍打鳥的心態經營,總是可以獲利吧?

        

        後海酒吧的人聲鼎沸告訴我,這是一個處處是商機的地方,就像康師傅的老闆,頂新集團的董事長魏應交說的:「大陸型經濟與海島經濟最大的差別就在規模量」,藉由放大經濟規模量的策略讓在大陸年銷四百億件商品的康師傅集團體會到,只要每件省下1元,獲利就有400億元那麼可觀。因此,在這個國度,即便是再怎麼不起眼的商品,只要你開創得早,只要在別人跳進來瞎攪和以前,你能夠比別人先獲利,甚至比別人先抽手,就可以讓你賺夠本而且有餘了!無論你賣的是酒、是觀光景點的紀念品,還是天壇公園大媽手上那一條不起眼的彩帶吧?

         
更多後海酒吧的照片

後海酒吧交通路線:搭107635公車到鼓樓站下車。下車後往南走,在右側有一條「煙袋斜街」可以看到一個牌樓。煙袋斜街兩旁都是賣紀念品的。沿此街前進即可到達銀錠橋。至於選哪一家酒吧喝酒,就自己決定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