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48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侍戰隊真劍者的宗教學觀察~把你的生命交在我手裡吧!

自從之前開始追超級戰隊之後,除了按著進度看著海賊戰隊,也順便把轟轟戰隊冒險者看完了。但因為對冒險者後面的獸拳戰隊激氣連者沒啥興趣(雖然裡面的梅麗也算是個小正妹,但每次聽到激氣紅在那邊挖哩挖哩地鬼叫時,我就沒那個勇氣繼續看下去了~),所以我乾脆跳過了激氣連者,直接進到侍戰隊真劍者。這一進,就愛上了這支戰隊。

        
侍戰隊真劍者,背景是一個有著濃濃日本幕府時代氣氛的戰隊故事。劇情述說數十年前由前代侍戰隊所封印在三途川〔註一〕,以「血祭慟哭」為首的外道眾,隨著封印力量的消退,而開始危害人間。
        
一開始,來的外道眾都是B喀角色,因此,繼承了十七代侍戰隊主公(殿 / との)的第十八代真劍紅-志葉丈瑠都還能夠以一人之力對付。但是,封印力量逐漸消退,來到人間的妖怪也越來越厲害,所以身為主公謀臣的日下部爺爺便建議丈瑠招聚眾侍戰隊來協助主公。
        
不過丈瑠並不同意日下部的建議。因為他覺得,在這個年代,已經沒有人會在乎武士道精神,也沒有人會願意以幕府年代的效忠精神去效忠一個人。因此,他不願意把這些人無端捲進來。〔註二〕
        
畫面一轉,四位當代的侍(さむらい)正過著他們各自的生活,真劍藍-池波流之介是一名歌舞伎(能劇)演員;真劍桃-白石茉子是幼稚園老師;真劍綠-谷千明是個愛打電動的高中生;真劍黃-花織琴葉則是隱居山林的小正妹。儘管如此,四位侍都從父輩那裡得知自己家族所具有的身份,以及在必要的時候,必須回到主公身邊(像不像聖鬥士星矢冥王篇中的「回到女神身邊」?)。
        
後來,日下部爺爺不顧丈瑠的阻止,招聚了侍們。第一次的見面還頗好笑,因為眾侍們彼此都不認識,因此都認為彼此就是主公,〔註三〕直到丈瑠拿著象徵真劍紅,寫著「火」字的獅子折神出來(那種氣勢就像水戶黃門一樣),大家才知道原來這個愛穿水墨風格衣服的人就是主公。
        
第一次的見面,丈瑠說了一句相當感人的話:「醜話說在前頭,繼續前進的話,你們就不能回頭了。要麼打倒外道眾,要麼失敗戰死。不要因為你們是家臣,也不要因為你們要對我效忠,乃是你們自己要有所覺悟。」這句話點出了整部戲的主軸,就是眾侍們慢慢地建立起他們對主公的效忠,最後乃至於願意把生命交在他的手裡。
                

最能凸顯這個轉變的,是真劍綠-谷千明。一開始只有他敢跟主公「喂來喂去」,壓根就不把他放在眼裡。但是到了最後面,真劍綠完全順服在丈瑠的面前。
        
效忠度最高的應該算是真劍藍-池波流之介。也許是家庭傳統使然,流之介一開始就非常熱血地當一個侍。從頭到尾見到主公時會跪下聽話的也只有他,甚至會對谷千明那種吊兒郎噹的樣子非常不爽。
            
真劍桃-白石茉子沒有辜負她在幼教體系所學的一切,在整個團隊中擔任著心理諮商的大姊姊角色。甚至我覺得在某些段落,她也提點了丈瑠。
        
小正妹真劍黃-花織琴葉則是一開始就很沒自信,因為她並不是真正的真劍黃,之所以頂替,是因為原本身體孱弱的姊姊無法擔任侍戰隊,只好由她下山來協助丈瑠。但隨著戰鬥經驗的累積,以及丈瑠的鼓勵,真劍黃漸漸地建立起她的自信心。就像丈瑠說的:「你其實很強的!」
        
中期之後出現的第六位真劍者,則是完全不具武士身份的壽司師傅真劍金-梅盛源太。他原是丈瑠小時候的玩伴,因隨父親躲債而離開了小丈瑠,但他不忘練武強身,並且自己發明了可以變身的壽司手機並活化了烏賊折神與螃蟹(海老)折神。HOW?反正是超級戰隊嘛!不用太認真去想為什麼。
        
由於幕府的年代跟中國的周朝一樣,是很嚴謹的封建制度,因此,對於家族、血緣有著相當高的區隔與份際。因此,不具武士身份的源太,在很多地方擔任著「非正統」卻又「正統」的角色,也因為他的特殊性,為整個戰隊發想了很多新的轉折。
        
持平而論,我一開始覺得真劍者的造型還蠻「拙」的,因為在臉上寫著火、水、天、木、土、光等剛好對襯的字,看起來就有點好笑了。(這個笑點在海賊戰隊18回裡面被用過)而且真劍者的巨大機器人「真劍王」的造型也不是那麼討喜,特別是加上了一大堆的裝備,看起來就像是背著大包小包地在狹窄的便利商店買東西一樣,走路都會刺到旁邊的人。所以,一開始我並不是非常地喜歡這個戰隊。但是,當我隨著劇情慢慢地融入進去之後,我就真的被吸引住了。
        
特別是故事到了最後,大家意外地發現原來丈瑠並不是真正的十八代主公,而只是前代主公為了保護真正的真劍紅而設下的影武者。真正的十八代主公,其實是公主志葉薰!這個轉折讓眾侍們頓時無所適從。因為,和他們一起戰鬥了44集的丈瑠竟然是假的,那之前的效忠又所為何來?眾侍們在心裡產生了相當大的掙扎,到底應該按照制度去效忠公主,還是去效忠志葉丈瑠這個「人」?

        

這個轉折相當地經典,也相當地韋伯(Max Weber)。韋伯說,一個宗教的形成,一開始是建立在具有魅力(charisma)的領袖身上,但是,隨著領袖離開(死亡或是升天),宗教成為集體領導,進而建立制度,宗派於焉形成。現在,眾侍們已經建立起對丈瑠個人權威的效忠,突然要他們隨著制度去回到體制內效忠公主,讓他們內心面臨很大的掙扎。就如同一個行之有年,制度嚴謹的宗教,突然間又出現了一位具有魅力的領導人,很容易就在當中造成宗派的分家。在正統來看,這個分家出去的就叫做「異端」。
        
有趣的是當「異端」的勢力慢慢大了,信徒越來越多,這個異端,就會變成了另一個新的正統。當代我們看到的許多大教派,在剛剛創立的時候,也被視為是異端。就連我們現在熟知的「基督新教」(即一般所說的基督教,
Protestant),在天主教(Catholic Church )眼中,也被視為類似異端的「抗議宗」,甚至到現代,天主教還是不大喜歡用「新教」或「更正教」這種比較有貶抑天主教的名詞來稱呼基督新教。可是,當基督新教日漸擴張,大家可能已經不知道馬丁路德與他的宗教改革,但是卻很容易地把基督教等同於基督新教了。
        
因此,一個新的宗派團體的出現,一開始一定需要一位具有「魅力」的領袖。就像摩西之於猶太教;耶穌與使徒之於基督教;達賴喇嘛之於藏傳佛教;穆罕默德之於伊斯蘭;史密斯約瑟(Joseph Smith Jr.)之於摩門教。或者不用說得那麼遠,我們現在當代的許多大的宗派,佛教的四大山頭(北法鼓、南佛光、東慈濟、中中台,雖然法鼓的聖嚴法師已經過世,但仍有一定的影響力)、基督教的靈糧堂周神助牧師、新店行道會張茂松牧師、或是我很敬重的唐崇榮牧師,雖然這些人也許都不會自稱自己為宗派的領袖或是創立者,但是,在信徒眼中,這些人已經無形中在信徒心中成了一種「派」的領袖。簡單地說,就是聚集了一群「粉絲」。領袖們其實已經具備了足以「煽動」群眾衝鋒的魅力,甚至願意把生命交在他的手裡,端看這些領袖願不願意喊而已。        
        
因之,這樣的信仰,是建立在領袖的身上,還是建立在宗教本身的那一個所謂的「超越者」(例如「神」)?其實是信徒必須捫心自問的。就像影武者丈瑠和公主薰一樣,前者是現在的領袖,後者,如果我們較不嚴謹地去類比的話,就是整個宗教 / 體制的神,信徒(眾侍們)心悅臣服的,是人還是神?是領袖還是「那一位」?進一步說,我們所相信的「那一位」,是「那一位」自己對自己的詮釋,還是領袖對「那一位」的詮釋?或者,我們有沒有可能跳過領袖,直接去理解「那一位」呢?
                
這也就是為什麼公主必須要交出領導權的原因。因為,在對抗強到破表的「血祭慟哭」中,公主苦練的封印文字,竟然完全起不了作用,公主甚至身受重傷,差點就領了便當。為了打倒血祭慟哭,公主深知不是只有靠蠻力,而是必須讓眾侍們與真劍紅齊一心智才行。而此時,在公主短期無法獲得眾侍們的絕對臣服下,公主放了大絕招:收養志葉丈瑠為養子,由他擔任第十九代的真劍紅。或者,我們可以說,這就是主流宗教對於新興教派的妥協,並且視之為正統或是「友好教派」的一種轉折過程。

        
當丈瑠再次坐上主公的位置時,眾侍們,包括了真劍綠-谷千明也俯伏在丈瑠的面前,稱他為「殿下」。當丈瑠對眾侍們說:「請你們在一次把生命交在我手裡」時,我的眼淚都快要噴出來了!就這樣,在眾志成城的氛圍中,侍戰隊真劍者打敗了血祭慟哭集團,再一次保護了世界。然後,眾侍們又再度回到了自己的生活裡,等待下一次世界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又將聚集在一起,大喊「真劍者,參上」!
        
很熱血的主題曲(引自:youtube)

        
侍戰隊真劍者:日本東映公司在2009年推出的超級戰隊系列第33部作品,播出的期間為2009年2月15日到2010年2月7日,共計49集。
想更深入瞭解侍戰隊,可以看維基百科的介紹
        
註一:三途川是日本傳說中人間通往冥界的河流,有點類似但丁在《神曲》中提到地獄的邊界上的阿刻戎河。
        
註二:第一幕的時候,日下部爺爺有問丈瑠要不要召集眾侍們,丈瑠說不要,當日下部爺爺一直說的時候,丈瑠說了一句:「那當初要怪誰呢?」似乎隱喻了當初他不是自願擔任真劍紅的。
        
註三:真劍藍第一次看到真劍桃的時候,大喊:「我竟然不知道主公是女的!」其實已經隱喻了後來公主志葉薰的出現。

 

 

 

超級戰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