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5473

    累積人氣

  • 2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11125~阿丁住院記

很久沒有更新阿丁的部落格,一更新就是阿丁住院的消息。

一直以來,阿丁的身體狀況還算不錯。偶爾小有感冒,但只要看看醫生,吃吃藥也就沒事了。禮拜一的時候,阿丁開始出現拉肚子的症狀,但由於顏色和「稀」得程度都算正常,所以我們也只當作週末吃壞肚子的結果,並沒有太大的擔心。
 
到了禮拜三,保母打電話來說阿丁吐了,後來發現有發燒,我們才開始覺得有點不大對了。禮拜三的晚上,我們帶阿丁去看醫生,醫生說,這樣拉下去不是辦法,得喝電解水補充電解質,不然會脫水。於是喝了兩天的電解水,同時,在禮拜四的時候,丁丁的便便開始變成有點綠色的了。一開始我們以為是喝電解水的關係,我們還拿著丁丁寶寶手冊中的便便顏色表來對,一開始顏色還算正常。我們還認真地跟維莘討論剛剛丁丁的便便是哪一個~
        
維莘:「是一號啦!」
瑪麻:「不是一號啦~是一號就完蛋了!」

把跋:「一號是你明天的早餐啦!」
瑪麻:「@#%%@#$」
        
到了禮拜五早上我們覺得真的不大對了,因為越來越綠,而且變得有點「螢光綠」(真的是這種螢光綠喔~)我們才趕快把阿丁送到振興去。醫生看過之後說,這種顏色是「典型的腸胃炎的便便」,住院會比較好一點,不,是一定要住院。因為阿丁已經喝了48小時的電解水,且前一個醫生已經開了三種最強的止瀉藥,若還不能止瀉,就得一定要住院治療了。
        
不過,當時並沒有病床,得等到下午才有位子。所以我們又回到家裡等,順便也可以準備行李,一副好像是要去度假一樣,只是心情還蠻沈重的。我只好不斷地耍寶讓丁丁和丁丁瑪麻高興一點。
        
下午,很快地辦理了住院手續,我們住到了雙人房,阿丁還蠻愉快的,一副不知道大難將至的樣子。

        
不過,大概也是累了,阿丁沒多久就睡著了。睡了一會兒,醫生來了,帶著阿丁去把點滴打上,順便抽一點血去做化驗。當然,不免又是一陣嚎啕大哭。丁丁瑪麻也是快要不行了,因為連著兩個禮拜都看著孩子扎針,一次是維莘驗過敏,一次是阿丁,我想對瑪麻而言一定是一大煎熬。
        
好在這次只有一針,打完之後阿丁就恢復平靜了。護士順便把布布裡的便便拿去化驗,但由於六日放假,所以結果得到禮拜一以後才會知道。

(打上點滴的阿丁,對自己手上的新裝備很好奇)
        
不過,打了點滴的阿丁,狀況似乎變得比較好,精神狀況也好些。但也是累了,所以很快就睡著了。

        
下午,醫生建議我們開始給丁丁進食,我們試了白稀飯,阿丁大概是餓太久了(差不多72小時沒有吃啥東西),所以食慾大好,還搶著拿湯匙自己餵。如果說這次住院有啥收穫,大概就是阿丁開始學會自己餵食吧?

        
當天傍晚,淡水姊姊帶遠揆葛格來探病。不過丁丁因為剛打了點滴,臉很臭,也不怎麼笑,讓關心他的淡水姊姊和遠揆葛格很是擔心。
        
由於我們抱持著「持久抗戰」的準備,所以晚上一個人回家顧維莘,一個人在這邊陪阿丁。第一天是丁丁瑪麻陪。我回家顧維莘。根據維莘瑪麻的轉述,晚上阿丁吃藥時吐了,搞得一身都是,趕緊請護士來幫忙(因為換衣服要把點滴管先除去,然後才能把衣服套進去),而對面的打呼聲還不是普通地小,結果第二天還嫌我們這邊太吵!(雖沒有明講,但是透過布簾我們大概聽得出來他們的意思)所以,我們兩家人都在期待可以有單人房入住。所幸,禮拜六早上就接到可以轉單人房的通知。而對面的病友也轉到了單人房。好笑的是,我們兩家人轉到單人房後,又不時地回到原來那間雙人房去看看有沒有人住進來。每次看到裡面空空的,總會露出一種「啊~了去啊~」的表情。不過還好禮拜天晚上就有人住進來了,所以那種「可惜了」的心情並沒有持續很久。其實,單人房真的比較好,空間大是其次,主要是不會彼此干擾,當然,健保房(三人)的干擾就更厲害了。
        
禮拜六的早上,奶奶來看丁丁。丁丁很想奶奶地撲到她的身上。
        

(阿丁已經可以笑了)        
        
下午,轉了單人房後,轉到單人房的阿丁,似乎感覺更活潑了,開始對床頭的東西感到好奇。而他的便便也開始成為固體了。這讓我們放心了不少。後來保母姨姨帶著維莘和米糕瑪麻來看丁丁。這時丁丁已經歡樂到不行,一副就是要拔了點滴跑出來的樣子。
        
禮拜六是把跋留守,丁丁睡得很好,即使護士阿姨晚上一直來量體溫、心跳、加藥,甚至連餵藥都很愉快且順利。雖然把跋沒有睡得很安穩,但是看到丁丁熟睡的臉,也就沒有那麼疲憊了。
        
禮拜天,醫生來看過丁丁,覺得他禮拜一應該可以出院了。總算是讓我們放了心。其實假如現在可以走,我們也希望趕快離開這裡。說真的,即使振興的單人病房可謂豪華,但再怎麼豪華也比不上自己的狗窩來得舒適和自在。
        
下午,姨姨瑪麻和周把跋來看丁丁,晚上,我回家顧維莘,丁丁瑪麻在醫院留守。回家的我,一夜好眠;留守的瑪麻,一夜不好眠。
        

(姨姨瑪麻為阿丁吃土司,像是動物園餵食猩猩一樣)
        
終於熬到禮拜一,我到的病房時他們都起床(沒睡?)了,但是阿丁打點滴的那一隻手濕濕的(我們怕他拔點滴,用襪子套了起來)。一沾到褲子還有血漬,請護士來看,原來是阿丁自己把針給拔了(想走已經很久了?!),好在今天就要出院了,不然得重新打一針。
        
終於把點滴給拔了,阿丁興奮地在床頭爬來爬去,把他所有能掃除的東西都掃到地上去了。

        
辦了手續,我們結束了這四天三夜的住院之旅,阿丁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睡得很甜;他的爸媽,也睡得很甜。
全職老爸博士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