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5473

    累積人氣

  • 2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所認識的Teddy~紀念陳泰穎先生(1980~2011)

        
2005年二月,我從軍中退伍,來到史語所加入了數位典藏計畫。初來乍到的我,被同事宛瑜帶著在所內各處室拜碼頭。泰穎,就是第
一個向我遞名片的人。當時我聽到他的自我介紹,還以為他的名字是「太乙真人」的「太乙」,那時我心想,難道在史語所工作的人,名字也要很玄學才可以嗎?看到了名片,我才把這個眼睛已經笑成一彎新月的人跟他的名字連結在一起。
        

當時我問宛瑜:「在這裡工作都要印名片嗎?」宛瑜回答我:「沒有啦,是Teddy和他們考古比較『剛夫』(功夫)啦~」殊不知,宛瑜離職之後,我們也學著泰穎他們「剛夫」地印了自己的名片。
         
剛到計畫沒有多久,計畫便開拔到台中科博館辦這一年度的成果展。在這次的成果展裡,泰穎告訴我,他如果吃了牛肉就會「帶綏」
(倒楣),因為當天考古分項跟所內的連線一直有問題,泰穎直說,那是因為他早餐吃了牛肉。數年之後,他告訴我他又再度印證了這個事實。我聽過各種不吃牛肉的理由,但會因此「帶綏」的,泰穎是第一個,恐怕也是唯一的一個。
         
泰穎給人的觀感一直都是很拘謹的。無論穿著打扮,或是舉手投足之間,你總是會覺得這個人幹嘛這麼嚴肅?也許是曲高和寡的原因
,在這個辦公室裡,常常就只有泰穎一個人穿著襯衫和皮鞋,那皮鞋的摳囉摳囉聲,就是告訴你,「泰穎來了」。直到我的同事偉傑到職以後,泰穎才有了個同樣愛穿襯衫的兄弟。偉傑那時剛從軍隊退伍,在學校參加的是管樂社,大學、碩士班念的是民族學,因此,似乎與憲兵退伍、愛好藝術、人類學畢業的泰穎有著許多共通之處,兩個人很快就成為了好朋友。而偉傑也成為辦公室內第二個以襯衫為主要服裝的同仁。那時我們為此創造了一個新名詞:「Teddilization」(泰迪化),因為我們都認為偉傑是受泰穎的影響而做此打扮的。
 
2007年的11月,也是我們家維莘出生的前幾天,我把相機和攝影機忘在辦公室,因為擔心孩子在今天出生,所以我帶著大腹便便的小
紅豆下班後又回到了辦公室。當時只剩泰穎一個人在位子上加班。那時他依舊很拘謹地站了起來,說:「啊!大嫂也來了!」小紅豆後來問我:「那個人那麼老,為什麼還要叫我大嫂?」天曉得泰穎比我小很多歲呢!大概是因為他的打扮與穩重的應對,讓人感覺他確實有一把年紀了吧?
 
然而,泰穎拘謹,卻不會令人感到拘束;嚴肅,卻不會令人感到嚴厲,因為在這一件件西裝襯衫底下,有著一顆溫暖而關懷人的心。但也許就是這顆太過溫暖的心,關心了別人,卻忽略了自己。當計畫由一期邁入二期之後,泰穎由考古分項調到總支援。總支援就像各子計畫的頂頭上司一樣,但泰穎卻能藉由這樣的關係,把他的關心,遍佈到整個數典計畫的每一人身上。在數典,很少有人不認識泰穎,但難能可貴的是,在數典,很少有人泰穎不認識。之後,泰穎因為個人的因素離開了計畫,到民間公司任職,但是「歡樂404」的辦公室聚會,泰穎是鮮少不出席的「鐵喀」。沒多久,泰穎又回到計畫當中成為「創新傳播」計畫的電子報編輯。對此,他一直謙稱是他把那個民間公司的一張大訂單給搞掉了,但是,我相信他是捨不得我們這個即將熄燈的計畫沒有人來關燈。沒想到,他卻先計畫一步為自己謝了幕。
 
2011年6月,泰穎離開了創新傳播計畫到華曼風任職,我們一直很難把泰穎那臉落腮鬍跟芳香精油與美容保養連在一起。8月底,泰穎在FB上告訴大家,他要轉到學學文創去當差。我們對於他如此快速地在不同地方被挖角的熱門度感到羨慕,我記得我還在他的FB上留言,希望他可以在數典計畫結束之後,開一個工讀生的缺給我棲身。
 
學學文創是我每日下班開車必經的一個地方,每次經過時,我總會想:「嗯~泰穎在裡面。」如今學學文創依舊,泰穎,又去了哪裡?秋節過後的第一天上班,我們從EMAIL中得知泰穎選擇了一條令我們意想不到的路。誠如同事淑玲在信中所言,他選擇了「一個無法回頭的方式離開人間」。辦公室裡沒有人相信這是泰穎會幹的事,那個眼睛會笑成一彎新月的人,為什麼會做如此的決定?泰穎的FB上留下了許多人的不捨與懷念,祝泰穎一路好走,得享安息。但是,再多的懷念,也喚不回這一臉落腮鬍又微胖的身影。窗外,下起了滂陀大雨,那皮鞋的摳囉摳囉聲,卻再也聽不到了。

謹以此文紀念一位朋友、一位前輩、一位總是很執著的伙伴:陳泰穎先生(1980-2011)

陳泰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