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48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10708~邊界的跨越者

本文原發表於阿丁的部落格
        
我在991學期李玉珍老師的「性別與宗教」課上寫了一篇期末報告,運用了瑪莉‧道格拉斯「侵入者的不潔與危險」的理論,來論述漢人對於苗女放蠱意向的產生原因。口頭報告的時候,我用維莘在幼稚園時跑到隔壁班去偷擠牙膏的例子,說明跨越邊界者所帶來的傷害性,當時大家聞言也都笑了。原本,這個論點在我的報告中僅適用於「不潔的女性」,然而我卻發現,阿丁其實也是一個邊界的跨越者。

阿丁和維莘有一個遊戲室,是維莘大概兩歲左右的時候我們幫她鋪上軟墊的一個區域,由於那時維莘已經會跑會跳了,所以我們可以告訴他,玩要在哪裡玩,離開遊戲室就要穿拖鞋等等的規定。可是阿丁不一樣,他出生的時候這個遊戲室就已然存在了。當他還不會翻身,還不會爬的時候,這裡對他而言只是個讓他躺著換尿布的地方。可是,當他會爬了以後,這個遊戲室的邊緣,反而變成他亟欲跨越的一個邊界。我們試過不止一次,把阿丁喜歡的玩具放在遊戲室裡面讓他玩,但是玩沒有多久,他就會想要爬到外頭來,甚至想去「探索」這個家中他沒有去過的地方,像是廁所或是廚房。
 
探索不是不好,我們也希望他在這個期間可以多爬,這樣也有助於他在平面空間上的刺激。可是,我們的地板不是隨時都乾淨的,因此,當阿丁爬出了軟墊區,到了磁磚上的時候,我們總會擔心他那爬過地面的手,又放到嘴巴裡。雖然,總是有人告訴我,這樣是在訓練阿丁的抵抗力,讓他在生活中自然地累積抗體。可是,不管怎麼說,我還是會擔心阿丁的健康問題。
 
於是乎,我們把維莘小時候的遊戲床拿了出來,當我們無暇顧及阿丁的時候,可以把他放在裡面玩一會兒。剛開始的時候,也許是因為新奇,阿丁可以在裡頭玩個五分鐘。但是,慢慢地,他又想跨越這個邊界了,於是,嚎啕大哭便成了他抗議的方法。與此同時,我們也發現,嬰兒床對他而言也是一個區域的束縛,也是一個他想要突破的邊界。
 
我常羨慕那些在影片中那些乖乖待在嬰兒床或是遊戲床裡面孩子的爸媽,因為他們可以把孩子放在裡頭之後就去作自己的事情。但每每想到這裡,心裡面就有另一個聲音對我說,寶寶之所以不願意待在裡面,是因為他們更想要跟爸媽在一起。等他們長大了,翅膀硬了,你想要他們留在你身邊可就是難上加難了。所以,讓他們從沒有爸媽的遊戲室裡跨越到爸媽的懷抱裡,有時後想想,其實還蠻窩心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