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2385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對「清大彭明輝教授部落格熱」的反思

來,清大的彭明輝教授在他的部落格裡發表了許多篇的文章,對於近幾年來大學評鑑制度以及教育部「五年五百億」計畫等問題提出了許多的批判。文章一出,讓許多在學界的前輩、同學大量地在FB上轉載、評論。彭教授撰文犀利,許多想法都刺中問題的核心,讀起來自然大快人心,除了爽,還是爽。不過,當這一切的大快人心過去之後,身為這些在「博士生產線」上的我們該怎麼應對?該怎麼反思,似乎都沒有下文了。因此,我願藉這股我稱之為「清大彭明輝教授部落格熱」的浪潮,談談我自己的想法,也許不甚中聽,還望各位前輩、同學見諒。
        
    清大彭明輝教授(或者我們稱為「清大彭公」)主要評論的點在於,目前大學的評鑑制度重視文章的量,而不重視質,弄得大家拼命生產論文,但是為了重視數字,最後只會炒短線,撿國外的題目炒冷飯,沒有研究上的創新。而教育部的「五年五百億」計畫,又是以數字取向,量產論文的壓力堆到教授們的身上,所以老師們重視研究,不重視教學。清大彭公是理科背景,但我們這些文科其實也不遑多讓,因此我們可以說,這已經是現今各大學中的一種普遍的「變態」現象。曾經聽過史語所一位老師說過:「七月份到職和八月份到職的壓力是不一樣的,因為七月份一來就要面對評鑑,而八月份則有一整年的時間可以慢慢來。」想想就連號稱國內最高學術單位裡的「天下第一所」都不能在這個制度裡倖免,更遑論那些在招生都有問題的大學裡任教的教師們是如何地「皮皮剉」了。
 
    的確,現今的學界已經是清大彭公口中的「一流人才,二流文化,三流制度,四流政客!」我不否認整個以論文數量為研究價值標準的方式,或是教育部高掛「五年五百億」胡蘿蔔的政策是一大笑話。然而,笑話歸笑話,在博士生產線上的我們,是不是也被淹沒在這股笑話當中,失去了我們原有的初衷呢?我想,這才是我想要跟大家分享的。
       
    我不知道大家當初為什麼要跳進博士班這個無底坑?但我相信,當初來登記報到的時候,應該沒有人拿著刀子架在我們的脖子上吧?那麼,當初支持我們走向這條不歸路的動力是什麼,不曉得大家是否仍然記得?我想,不過就是一種對於學術研究的熱情吧?(還是說是為了大學內的正妹學生?!)就因為這股傻呼呼的熱情,我們看著自己的同學在其他的工作中找到高薪,在其他的跑道上過著比我們愜意的生活(當然,賣肝、爆肝、換肝者也所在多有)。每每各個階段的同學會聚集,別人講著他們每年分紅多少多少,輪到我們總是會被問道:「你怎麼還在當學生?」此無他,傻呼呼的熱情而已。
       
    既然是熱情,就不該被現實的殘酷所澆熄。我很喜歡我當兵時候長官的一席話,他常在對新兵排的談話中說:「我進(陸軍)官校的時候,誰保證我將來一定可以當將軍?」同樣的,我們進博士班的時候,誰又保證我們將來一定是教授?在這個學術就業市場本來就僧多粥少的情況下,我們仍舊選擇讀博士這條路,如果到頭來還要抱怨政策太差,制度殺人,那當初又所為何來?五年五百億的政策固然毀了學術,但那是因為學者們自己要去搶這根胡蘿蔔,才弄得自己身心俱疲。其實,就算學校搶到了,身為學術邊緣的文科系所,永遠只是嚐到這塊大餅的一點點渣而已,為了渣而拼命,這才是不智之舉。
       
    我在政大的彭明輝教授(就是清大彭公在部落格自我介紹裡面寫的「我不是政大歷史系的彭明輝」,後面我將稱他「政大彭公」)曾經這樣告訴我,「既然上面要數字,我們就給他數字」,政大彭公每天要求自己寫兩千字的東西,幾個月就完成一篇paper,一年數篇paper集結成書出版,就這樣,年年有新書,季季有paper。這樣的寫作策略好不好,我想個人有個人的看法,但是就如同政大彭公所說的,「要數字給數字」,讓他在這一切的風風雨雨中,依舊可以玩他的鐵人三項,聽他的黑膠唱盤,而這一切還是建立在「每天兩千字」的基礎與熱情上面。1995年我進了政大歷史系,政大彭公告訴我們,每天只要念兩個小時的書。當時我們頗不以為然,心想:「兩個小時哪夠?」但十五六年後的今日,除了考試前幾天,又哪一天唸書超過兩小時?我講這些陳年往事,不過是想要說,從事學術研究,不應當只是為了要應付數字的要求,而更應該是一種對自己理想與熱情的實現,如果只是為了對上面交差,為賦新詞所強說的愁,永遠只有愁,沒有樂。當然,在這裡我也必須很矛盾地說,如果有人要拿著這根胡蘿蔔要我折腰,我可以很誠實地說:「豈止折腰,要我吞劍、跳火圈我都願意。」但是,如果僅止於此,當初那個拿著報名資料,有著傻呼呼熱情的人,恐怕永遠都會消失在這個地球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