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2385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參見!胡家二號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
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
《聖經‧傳道書》
31-2
        

           
    胡家二號的姊姊,也就是維莘,在她預產期的前一天呱呱墜地,當時我們還研擬了一套嚴謹的「作戰計畫」,從隨身背負的「戰備行囊」,到前往醫院的幾條路線,都已經在我們的掌握之中(這個可以看我之前的文章:相約
1114),而維莘也很配合地,在我們要出門上班前,告訴了我們她要在那一天出生。但是,胡家二號的狀況,似乎就不是那麼好掌握。
        

    早在前一個禮拜,929,我在鄭師那兒接到小紅豆的電話,匆匆趕到小紅豆的公司,她告訴我:「我們要不要先去醫院?」我回答:「不然你要去逛SOGO嗎?」馬上被她白了一眼。到了醫院,掛了號,抽了血,上了婦幼中心,最後,回家。唯一的收穫,大概就是急診室接待我們的護士是一個正妹而已吧?
        

    就從今天起,每天小紅豆總是說:「今天有可能會生喔~」所以,每天總是在備戰中入睡,然後又在一種「怎麼還沒開打」的疑惑中驚醒。每天入睡前,先去看看車子有沒有被堵住出不去?清點出發時要準備的「逃命小包包」有沒有帶齊?檢整相機電池是否已經充滿?維莘明天早上要上幼稚園的東西是否已經整理好?然後才發現:「糟糕!明天要上課的書沒有唸!」
   

    禮拜二,105日,小紅豆已經在家裡待產第二天了(公司主管說:「你這樣跑來跑去也不是辦法,不如就回家休息吧~」),卻絲毫沒有動靜。她告訴我:「我看我明天還是先進公司好了!」在從政大下課回家的路上,我刻意走了從政大或中研院趕往振興的路線,以測量在下班尖峰時間要花多少時間到達。回到家裡,我娘告訴我:「卡緊耶!要生了!」就這樣,帶著剛買的便當,書包一丟,我又上車了。唯一的結論是:「弟弟不是個愛上班的人,所以在馬麻打算要上班的時候決定出來!」
        

    我們在約莫730到了醫院,同一位正妹護士負責接待。然後同樣的事情又RUN了一遍,掛了號,抽了血,上了婦幼中心,進了待產室。這次待產室比較熱鬧些,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兩位產婦,一位已經催生了一段時間,先生都已經把睡袋帶來了,看來決定長期抗戰(最後是在10/7,我們後一天生出來);另一位則是年輕的產婦,我們到時已經開始明顯的宮縮和哀嚎,隔著布廉,我們清楚地聽到她的呼救聲。而且一路哀嚎到第二天。有趣的是,對面的老兄,竟然可以神色自若地打呼,結果是在打呼聲與哀嚎聲相應下,我們決定不要再來一次:住院催生!(還有一個原因是,醫生覺得小紅豆每次的宮縮強度都很強,所以就算是回去,也是很快又要再來。)
        

    維莘也是在催生底下出來的,不過維莘倒是性子急了些,吃到第三顆(我在維莘的出生記錄中寫的是兩顆)就迸出來了。106日凌晨,在我辦完住院手續後,小紅豆已經換好了衣服,手上插好了預備的導管,讓她甚是不舒服。接下來,1點鐘開始,每個小時吃ㄧ顆催生藥。4點,倒在床邊睡著的我,被小紅豆敲醒。
        

    「你是在睡什麼睡啊!」小紅豆生氣地說,因為她那時候已經相當不舒服了。(雖然我知道生產是很辛苦的一件事,但在這裡我還是要說:「□!陪產真□□□不是件人幹的事!(□處請自行填入合適的字眼)」因為陪產的人只有一張很硬的木頭椅,然後狹小的空間裡,要放住院的東西,攝影器材,外加一個自己,怎麼坐,怎麼睡都不行,要像他老兄帶著睡袋在這裡打呼,你還不得不佩服他怎麼可以那麼隨遇而安。
        

    被敲醒的我,摸摸鼻子(大部分的老公也只能如此),繼續幫小紅豆加油!然後,就聽護士不斷地內診,開兩指,745,開三指,到了早上8點,開了四指,小紅豆被推進了產房。(第二胎比較快,不然得多等一指)
        

    我想大部分的老公這時的心情都是很惶恐的。因為,在醫生還沒有來以前,我們必須在產房外頭等待,而儘管你相信現在的醫術與科技有多發達,可是,產房那種冰冷的感覺,都會讓你有一種「進去不一定出得來」的恐懼。尤其是最近在「宗教與性別」這門課中看了一大堆像是 Emily Martin 或是鄧津華的文章之後,開始對於生產這件事情充滿了無限的敬意與恐懼,即便自己是一個有信仰的人,但當我站在產房門口的時候,自己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醫生來了,就像維莘那個時候一樣,他泰然自若地說:「恭喜啦!」然後我也說著一樣的話:「麻煩醫生了!」

        
    進了產房,小紅豆已經被抬到另一張床上,這次人多了起來,除了基本的醫護人員外,還有實習的、觀摩的、不知道哪兒來的、就差沒有記者而已,啊!有啦!就是帶著相機的我啦!

        
    由於弟弟比較大隻(最後一次產檢已經到
3200g了),所以這次小紅豆生得也格外辛苦。好幾個護理人員又是推又是壓的,讓我整個人也無心拍照,就像生維莘的時候一樣,一整個無力地在旁邊喊加油。最後,跟維莘一樣,弟弟是被吸出來的。
        

    這裡我不得不推崇一下振興醫院的石光興醫生(雖然我在小寶寶的成長週記裡面都笑他是「省話一哥」)。大家都知道把小孩吸出來是要用一個機器連著一跟管子,把小孩的頭吸住,然後再利用真空吸力拉出來。因此,醫生必須評估這個孩子的大小,以及產婦的狀況來決定吸力的大小,一般醫生都會把調整吸力這事交給護士去做,然後就專心接生。但是勒,石醫生卻仔細盯著護士操作機器,直到他確定一切都在他的指示下完成了,才轉頭繼續。我覺得這不是一個身為主任的人會做的事,但是石醫生卻做到了,我真的很感謝他。
        

    結果,弟弟就這樣被拉了出來。放在磅秤上,3406g,好在是今天出來了,不然不知道要繼續大到哪裡?走筆至此,我想我再多說也是多餘的了。他們母子倆依偎在產台上,沒有多說一句話。所有過去這將十個月的點點滴滴,都融化在他們母子倆的擁抱裡,二號,歡迎你!

 

        
後記:在我們帶著喜悅與緊張的心情前往醫院的當日,我們所敬愛的一位長者王伯伯在與癌症奮鬥了許久之後,於
2010年的105日安息主懷,僅以此篇文章,紀念我們所敬愛的王一夫伯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