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4214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的川南苗族調查日記(十一)~最終回

        
    楊
老師的家在九慶這邊開了一家「九姓麵館」,位在一條頗為熱鬧的街上。
        
   
先生於1943年的510日抵達九姓。在玉屏鄉的中心小學(原來的文廟)看到一個「九姓司文廟重修碑記」的碑文。先生抄了一部份的碑文。而今天,這個碑就在我的眼前。據老師說,這個碑當初在文革的時候被糊在牆裡面,後來重修的時候,才把這個碑拿出來立在校園內。不過,立碑的時候把最下面的字都糊在地下了,而且碑文很多都已經模糊,可惜我不是數典分支二的拓片小組,不然也可拓一片帶回所內。
        

        
    芮
先生在九姓的時間不長,而且只有待在鄉公所,所拍的數張照片,都是請人來鄉公所內拍攝的。所以,並沒有像前面的行程中,直接到村寨裡去。老師帶我在周圍轉了一下,沒能得到一個確切的答案,訪問的許多人,有的說照片是住在哪裡的某某某,有的又說是自己的誰誰誰,但總之,沒有一個能夠像之前一樣確切的答案。畢竟,都這麼久的時間了。
        
        

    楊老師帶我到了山上小峰哥哥(也是他們常聯繫的一群苗族朋友之一)家裡,還很用心地換上了苗族的服飾(順便也幫我準備了一件背心),讓我們一同拍了幾張的照片。之後,又回到了老師家中。

好客的老師,準備了好大一桌的酒菜當作是幫我餞行,真的讓我不敢當,而且也「不能」當,因為,昨天的白酒,還在胃裡面翻騰。但是,老師似乎並不介意我的酒量,依舊開了他的「女兒紅」與我和小峰哥哥一起分享。
        

    席間,我聽聞小峰哥哥將要結婚,機會難得,立刻致贈了一點小小的禮金,小峰哥哥起初怎麼都不肯收,最後還是靠老師力勸,才接受了我的祝福。杯晃交錯之際(這一趟還真是好多次的杯晃交錯),我真的喝不下女兒紅了,於是我作了件到現在都還很抱歉的事。
         

    我本來想,偷偷地把酒撒一點在地上,這樣就可以少喝一點。(←這是非常非常錯誤的示範,在田野千萬不能用)結果勒,當時已經很醉了,一個不小心,撒太多了。一下少了半杯的酒,立刻被眼尖的老師和小峰哥哥發現。老師說:「ㄟ!賊一郭酒….他處溫體囉~」(ㄟ~這一個酒他出問題囉~)不過,老師絲毫沒有怪罪的意思,淡淡地幫我滿上,然後又是一陣杯晃交錯。我只能說,他們真是豪爽!

        
(照片說明:楊老師的熱情款待...還有那一瓶女兒紅)
        

        
(照片說明:與楊老師一家人合影)
        

        
(照片說明:楊老師的媳婦和孫女)
        

    飯後,稍微休息了一下,
老師又帶我去見了芮逸夫先生那時見過的玉屏鄉鄉長鐘澤生之子,鐘柏林先生。(1939年生)不過,他對先生也沒有什麼記憶就是了。
        

    之後,看著時間差不多了,老師帶我回到興文大街上,送我上了車,發車前,老師再度邀請我來興文,並且說:「下次你來,我一定找幾個漂亮的苗族姑娘跟你多喝幾杯!」想來下次再來,得先多練練酒力才行啊~。一路順暢地,回到了敘永。晚上,和侯姐見了面,聊了一下在興文的收穫。隔日清晨,侯姐又來送我上了往成都的車,讓我深深感到他們的熱情。約莫下午兩三點回到了成都,又住回了武侯祠的旁的瑞信陽光酒店。
        

    晚上,與秦和平老師見了面,聊了在敘永的一些所見,他也建議了我幾個可以發展的地方,與研究的觀點。

        
93,也是田野的最後一天,一早,我終於在酒店旁的早餐,吃到了芮先生數次在日記中提到的「醪糟」,其實,就是一種像酒釀的食物,可惜的是,沒有帶相機在身邊,但至少在這趟田野中,該體驗的,都體驗到了吧~飯後,整理行囊,上車往機場,在機場的書店中,看到了王老師的《羌在漢藏之間》簡體版,被放在暢銷書列當中。照了一張相片,也當作是給王老師的紀念吧!雖然成都台北已經直航了(而且就在我後一班飛機),但是這次還是得經香港回台北,不過,也許也是最後一次這樣轉機來大陸了吧?在香港的迪士尼賣店幫維莘買了一隻米老鼠當作禮物。回到桃園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皮哥帶著孩子們來接我,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就這樣,回到了溫暖的家。維莘看到我的第一句話是:「把拔,你可不可以不要出差….」(足感心….)但是,當他看到他的米老鼠,他便改口說道:「把拔,那你還是常常出差好了!」這句話,就變成了「我的川南苗族調查日記」的總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