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5473

    累積人氣

  • 2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的川南苗族調查日記(十)

8/31(一)晴
        
    芮先生當初在川南進行調查的地點,除了敘永之外,還有在敘永西側的古宋與九姓。古宋現在叫興文;九姓現在叫做九慶,也是以苗族為主要居民的地區。芮先生當初在古宋-九姓待的時間並不長,原本這次的行程也沒有安排到這裡,但是,我卻在此地體驗到我在馬家屯時想體驗的:「摩托車田調」。

(照片說明:楊老師就是用這台摩托車載我跑田調的)
        
    早上,侯姐先來送我。我託她幫我買敘永回成都的車票。而侯姐也一直在車上陪我聊天,直到車子開動為止。從敘永到興文不遠,大約一個多小時便到了。昨天已經聯繫了在興文要碰面的楊永華老師,在電話聲中便可以聽出他的豪爽,見了面,果然人如其聲。
        
    楊老師安排我住在主要街道上的洞鄉大酒店,雖然不比敘永豪華,但是也算是一應俱全。價錢也不貴。楊老師在政府機關上班,私底下則是苗族文化促進會的副會長,手底下有好些苗族的年輕朋友,都是他一喊便可以召集來的。他們這群朋友常常辦一些活動,在我來的前一天,他們正舉辦了義賣活動,要補助當地的孩子上大學,也算是相當熱心於苗族文化發展的一個組織,在「三苗網」上也是小有名義的一個group。
        
    我在旅社中休息了一會兒,楊老師正好開完了會,便來到旅社中找我,略談了一下,說是要和興文的民宗辦的人見面。於是便一同前往吃飯。這頓飯由民宗辦作東,說是要來接待台灣學者,但其實接到的不過是小嘍嘍而已。糟糕的是,在杯晃交錯裡,我被他們知道,我也可以喝酒。
        
    其實,在田野工作中,喝酒是一種藝術。跟你的訪談人喝酒,按照王老師所說,酒精可以快速地拉近人與人的距離。因此,喝了酒後,便可以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但是,跟政府官員喝酒,有時候反而會喝到失控,最後就是一杯接一杯,喝到不知今夕是何夕。我接下來的處境,就是這樣。
        
    總之,午餐在酒酣耳熱之際結束,楊老師幫我找了大壩鎮的官員為我們安排了車子。因此,我們一路醒酒,一路到了大壩鎮。大壩鎮位於興文縣城南方約三十公里處,我們在差不多下午約兩點鐘抵達。
        
    大壩產鯢,也就是俗稱的娃娃魚,不過我只有在沿路的招牌上看到這種動物,卻沒有在餐桌上或是池子裡看到牠們。我們到了大壩,先在大壩鄉人民政府停了一停,換了一台四驅車。上車前,我想先買點水給大家,但是,幫我們開車的師傅,直接去旁邊的店家搬了一整箱礦泉水上車。動作之快,一點也不含糊。
        
 (照片說明:我們在小魚洞附近訪談居民,中為楊老師,右邊戴白帽子的是大壩鄉人大會主席)
        
   芮先生於1943年5月1日來到大壩,在大壩的小魚洞和白垇林小學拍了兩張照片,小魚洞和大魚洞是兩處地下的暗河,據說每年春天都有鯢魚苗從洞中游出來,現在已經採用人工繁殖了。芮先生在日記中言:「參觀小河水源,河中產鯢魚。」小魚洞的洞現在還在,不過原來的照片已經看不出來有哪裡相似了。我們在附近問了一下不得要領,於是我們便轉往附近去問問。

        

(照片說明:左側照片為筆者所拍小魚洞附近照片,右側為芮先生所拍。芮先生在日記中記載:「六時許起,在公所前喝茶,闞指導員、張連附、王鄉長先後來,至鯢源照相後,後即至王寓早餐。檔號:00000897,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版權所有 )

      
 
 (照片說明:小魚洞的洞口)
         
    我們在路邊的一個老人家家中稍停,這位老人名為任德福,1926年生(後又自稱是庚午年1930),他曾經在白垇林小學就讀過。我們將那張照片給他看了,他認出那位站著的年輕人就是芮先生日記中的校長熊珍美校長。同時,他還記得日記中題過的王德孚鄉長、徐孔俊保長等人。
        

(照片說明:芮先生所攝白垇林小學,檔號:00000898,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版權所有
        
    訪問完任先生後,我們便往山區前進,進入到村寨裡(大壩鄉平寨村)。雖說是村寨,但是大壩這個地方其實已經不那麼村寨了,道路的品質也都還不錯,偶見車轍道,但也都算是品質不錯的車轍道。
我們到了一戶民宅,主人名為陶國田,是日記中提到的陶文富的孫子。不過芮先生來時,陶國田先生還未出生,所以無法得知什麼資訊。而我在這裡見到了苗家的土煙。
        


(照片說明:苗家土煙,捲成一捆捆曬乾,當地的煙草公司會來收購)
        
    不多時,國田先生幫我們找來了一位陶再興先生,是國田先生伯叔輩的親戚。整理了相關親屬關係,得知陶文富的弟弟是陶文堂,陶文堂的兒子是陶再興(1937年生,丙子年)。所以,陶文富就是陶再興的伯父。(陶家字輩為:文再國樹維)
(照片說明:筆者與陶國田先生)
        

        
(照片說明:筆者訪問陶再興先生)
        
我拿著下面這張照片給陶再興先生看,陶先生端詳了照片很久,後來他覺得,右邊那一位婦人是他的母親。(是真的有點像啦~)陶再興先生告訴我,在很久以前,有敘永來的司儀(苗族稱有文化的人為司儀),在這邊問苗族事。我無法確認是否這位司儀就是芮逸夫先生,但是我想大概應該就是了吧?
        

        
(照片說明:芮逸夫先生所攝,檔號:00000899,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版權所有
        
    (照片說明:我將照片的複製件送給陶再興先生)
        
    楊老師說,陶再興先生對年輕時的母親已經沒有印象了,也許,這張照片是他頭一次見到他母親年輕的樣子。這種關係是很微妙的。打從我有記憶以來,就從我父母的許多相簿之中,見過了年輕時候的他們。但對於這幾天我所認識的苗族朋友而言,這樣的經歷,是不曾見過的。
        
    我在陶國田先生的家裡見到了苗族的神主位。今天是農曆7月11日,按苗族的習俗,7/12要先燒紙錢,不然,他們認為,如果和漢人一同在中元節7/15燒紙錢,他們的祖先會被漢人欺負。看來~苗漢之爭不只在人間如此,在死後的世界也是你爭我奪的。
        

(照片說明:苗族家中的神位,祭祀的對象為祖先,前方掛的為苗族用的紙錢)
        
    告別了陶國田家,時間已經接近傍晚,我們開始往回頭走,圖中照了一張應該是白垇林小學的地址(現在已經沒有小學了)。
在(照片說明:中間白點處據說就是白垇林小學)
        
    回程的路上,我們又造訪了兩戶人家,這家主人說他15歲在白垇林小學讀書,16歲回來結婚。經確認,白垇林小學照片中站的人確實是熊珍美校長,而他自己則端詳了老半天,覺得第一排右二者為他自己,韓華開(現年80歲),而二排右二則為住在附近的黃正朝先生(現年77歲),我們之後又轉往黃正朝先生家,稍微聊了一下就告辭了。
        

        
(照片說明:筆者與韓華開先生)
        
        

        
(照片說明:筆者與黃正朝先生,他的表情很傳神,這張是楊老師照的。)
        

        
(照片說明:黃正朝先生家裡種的花生)
        
    總之,芮先生帶給大壩的記憶並不鮮明,但是這幾張大壩的照片卻讓他們充滿了無限的好奇與想像。

    晚間,大壩鄉的官員請我們吃飯。我只記得怎麼進去,一陣杯晃交錯,怎麼出來我就不是很有印象了。
 

(照片說明:這是我們吃飯的餐廳外頭,也是我當天照的最後一張照片,之後我就不省人事了)        
        
未完....我的川南苗族調查日記(十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