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5473

    累積人氣

  • 2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的川南苗族調查日記(九)

         

    再說廷貴吧,在他的記憶裡,他曾經幫助芮逸夫先生背過包包,也當過先生拍照時的model,可以說是目前馬家屯唯一見過且記得先生的人。廷貴住在原本古家右側的小山坡上,當我們抵達古家的時候,黃主任幫我們用電話通知了他,於是,在雲霧繚繞的山坡上,一個拄著柺杖的老先生,健步如飛地走到了平地,不知怎的,雖然他身穿一身藍色服裝,但我卻想到張良故事裡的黃衣老人。
        

    古廷貴曾為三家壩小學校長與教員,曾到過西南民族學院的集訓班上過一年半的學,因此在村寨中算是知識份子,黃主任偶爾還會稱他一聲校長。古廷貴先生對芮先生在馬家屯中的點點滴滴侃侃而談,和古元生生前一樣,對於芮先生幫忙處理軍隊敲詐一事,印象深刻。
        
    中午,黃主任熱情地邀我們在他家中一同用餐,這是相當豐盛的一餐,黃主任把家中的好酒好菜都拿了出來,一陣酒酣耳熱之際,大家也都聊開了。這時我才體會
老師所說的:「田野研究的成功要訣之一:酒精可以快速拉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甚至讓一個最拘謹的人無所不談。」飯後,廷貴與廷文兩人對於我帶去的日記排印稿相當感興趣,持續反反覆覆地看著關於他們與他們父兄輩的記載以及照片。就這樣看出了數張照片的相關內容,果然,酒精是有幫助的。
        

    譬如說這一張吧,左側站著的那個年輕人,就是古廷貴先生。他之所以入鏡,是因為先生請他站在鏡頭前,表演一個準備設陷阱捕山羊的樣子。他身後背的是一個網子,用兩根棒子插在地上,張開之後,變成為一個補羊的陷阱。
        
    一開始的時候,廷貴先生對這張照片並沒有太大的印象,數杯下肚之後,他突然間想起來,芮先生要他站著當model的事情,於是,這張照片的故事就出來了。(檔號:00000885,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版權所有)
    
        
    
另一張則是比較複雜的關係:
        

圖中是一對夫妻挖泥糞,根據廷貴先生的回憶,這張照片中為其哥哥古廷富(1960年代過世)和他的妻子,而古廷富先生的兒子古德超,就是黃主任的岳父。(牽了好大一圈)(檔號:00000889,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版權所有)

        
而這張照片拍攝的地點,廷貴先生也幫我們指認出來了:

        
    下午,酒醒了,在黃主任家耍了一會兒,漫步走到古廷文家,路上經過古元生的墓。按苗族的傳統,苗族的墓都是頭朝東的,我問他們原因他們說,原來苗族是蚩尤的後代,他們原本居住在黃河中下游,但是因為和黃帝的作戰中吃了敗仗,所以被迫遷徙到西南地區。所以,他們把回到黃淮平原的想望,寄託在朝東橫埋的墓葬儀式中,「就像彝族要回到涼山一樣,我們也要回到黃河。」黃主任如是說。
        
            另一個苗族的墓葬儀式是,死者葬後3-5年之內必須「翻屍」(就是重新建墳,有點類似台灣民間習俗的揀骨,但是基本的墳型是不變的)。但是若沒有作齋與翻屍以前,子孫是不能動墳墓的。但是古廷文為了讓我看清楚古元生的墓,特意與黃主任(也算是古家的親戚),把墳上的草整了起來。讓我覺得頗為過意不去。整好了草,看到了古元生的墓,墓上並沒有墓碑,僅只是一個石頭堆砌的小丘。我詢問他們是否可以在墓前行個禮,也當作是以一個先生徒孫的身份,向六十餘年前協助田野的先生表示敬意吧!

 

照片:黃主任幫忙清理墳上的雜草
        
照片:和黃主任以及古廷文一家人在古元生先生墓前合影
        
    我回到了黃主任家,儘管古廷貴一直邀我們上他家裡晚餐,但實在是不願意打擾太晚,便叫了一台麵包車上山,和黃主任、侯姐、黃主任的孫子一同下了山,晚上在住處請他們一同晚餐,明日是週日,大家都休息一天。一夜無話。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