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4214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的川南苗族調查日記(六)

        
    七點半,和侯姐在對面的麵店吃了豆湯麵,有點類似肉燥麵加湯以及一杯豆漿,麵好、豆漿也不錯。等司機李大哥來,一同吃完後,便上車出發,接了黃主任便循敘威公路南行(敘永到威信),黃主任為退休的民宗辦主任,人很客氣,馬家屯人,他在任內對於民族事務相當認真,從他對各村寨的位置、住戶姓名、以及對他們的認識瞭若指掌,後又聽到侯姐所說,他清廉的事蹟,確實相當感動。
        
    李大哥原為民宗辦的司機,後來離開了單位,今天幫我們開車,工資一天50,油錢另計,車費400。不含過路費(10元),其實也還好,但侯姐一直說貴。昨天剛好和王老師聯繫上這事,他說這是差不多的行情,但是,若是太困難的地方就不要去了。不過,我想這是老師擔心我的安危所以才這樣說,但若是老師換做我現在的情況,再困難的地方他也會衝進去,這一點從512汶川地震之後,他便想方設法,突破層層關卡進入當地,便可知道他的那股熱誠。而事實證明,今天走這一段路,不但值得,而且很有意義。
        
    第一站是木格島(倒),地點在威信公路差開的一條路上。與其說是路,應該說是天然的車轍道比較合適。所謂車轍道,是軍隊中用水泥修出來的兩條供輪胎走的路,但是隨著年久失修,水泥的部分會越來越凹陷,變成中間的部位凸起。若非軍中悍馬或是戰甲車等高底盤的車,很容易「ㄎㄟˊ」到底盤。記得有一次隨旅長到湖口基地看裝騎連打五零機,老闆那台軍A(福特)差點就ㄉㄧㄠˊ在路上。
        
    而天然的車轍道,就是原本是碎石爛泥路,但因為牛車、馬車、摩托車、汽車、卡車的經過,在地上壓出兩道輪胎痕,就是重蹈覆轍的轍。而今天要走的路,並非爛泥,因為這一帶的地質都是堅硬的頁岩,所以車轍道中間都是半大不小的石塊,若非高底盤的車,鐵定是完蛋的,這個時候你就會知道,引擎下護板是多麼重要的一項配備。
        
    除了地下是顛簸碎石的天然車轍道,一邊是高聳的岩壁,一邊則是深邃的河谷。我們的車一下去,便遇到下邊要上來的一輛大卡車,我們車小,而且也沒有會車的地方,所以李大哥又把車給倒回入口的岔路,待大卡車過後,我們才能往下前去。芮逸夫先生在日記裡寫道:「...折入山口約行六七里,兩旁多石峒,並多修建住人或避匪之處。出口有一小橋,過橋為一村落...」果不其然,兩旁都是山壁與山洞,下到河谷,有一座斷掉的橋,橋墩還在,所有的車要過去,都得溯溪而過。過了溪,再往前行一段路後,有一右側的岔路,由此去便是木格倒。
         
照片:路旁的崖壁
        
  
照片:可以躲人的洞
        

 照片:剩下橋墩的橋,摩托車可以溯溪而過
        
而岔路的路況也和前面一樣,只是溪谷變成了山谷,掉下去一樣會再見。按侯姐所說,若是用步行的走進去,大約要一個多小時的路程(芮逸夫先生走這段路到木格倒大概也花了兩小時,14:30-16:30),這樣想起來還好,也許下一次可以用走的,或者,這裡也可以發展成一個健行路線,(後來才知道紅軍「長征」也經過木格倒)。
        
    再往前行,終於見到木格倒的村寨,進入村寨後,沒見到人,我們下車尋覓,見到一個孩子,孩子告訴我們,可以穿過他家,就可以到村寨裡面。感覺好像外面是假的村子,裡面才是真的。
        
    芮逸夫先生當初到木格倒時,拜訪了苗族的陶正才。而他當初在木格倒僅留下一張照片,昨天我們在安排行程的時候,我曾經盤算,是否真的要為這一張照片走一段如此不好走的路,但是,我們真的找到了陶正才的兒子。陶正才的兒子名為陶發熙,芮先生來此地時才兩三歲,所以對此事並無印象,也未聽過父親談論此事。陶正才共三兄弟,老大陶正中,老二陶正雲,照片中那位婦女,便是陶正中的妻子,而今,陶正中的兒婦還在,我們也找到了當初拍攝照片的地點,就在他們的側房門前,陶發熙先生還把當初那一套紡麻的器具給搬了出來,雖然已經無法組起來,但是仍可以看出原來的樣子。

        
 








                
        
        
        
照片:左側為芮逸夫先生拍攝的照片,右側為筆者所攝。
左側照片編號MI-P-00-000849,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版權所有
        

   側邊的台子,上面放了一個石磨,兩側柱子上的裂痕,也都還在。我們將照片送給陶正中的兒婦,令他們相當高興。陶正中的兒子,是現任村長陶富然,過繼給二伯陶正雲。我們要幫他們一家人拍個照,在侯姐的建議下,他們穿上了苗族服飾,令我們意外的是,陶富然先生竟然保有手工製作的男性苗族服飾,因為目前幾乎已經看不到了。

照片:村民看著老照片,中者為陶正中先生的兒婦
        
照片:已經剩下殘骸的紡麻機,是「腳動式」機器

照片:帶動紡麻機的帶子,材質是樹皮


照片:當地已經很少見的男性苗族服飾,陶富然先生
        
照片:與陶家人合照,左一:陶富然;左二:黃主任;中:陶發熙;右三:陶正中兒婦;右一:侯姐
        
    木格倒目前約有一百多戶,六百零七人,其中,韓姓1戶,馬姓8戶,楊姓7戶,其餘百分之九十皆為陶姓。照片中雖然是紡麻,而他們的苗族服飾,也都是手工的麻製品,但此地現在已經不產麻了,主要的生產作物為包穀(玉米)、土豆(馬鈴薯)、紅薯(地瓜)及烤煙(煙草),並有一座烤煙房(位於入村不遠處,不曉得是全村共用,或者為私人的)。
        
    煙草為敘永的大宗經濟作物,一般農民將菸葉採收後,先在烤煙房內進行第一次的烤製,然後再由廠商前來收購,進行第二次的烘烤與加工。所以,在敘永的山區一帶(800M以上),可以見到滿山遍野的菸葉,菸葉開花時,滿山遍野的花海,也頗為美麗。

照片:菸葉的花
              
    木格倒村寨為純苗地區,自稱於明朝期間,十七代祖由湖廣麻城縣孝感鄉而來,與大部分苗族的傳說類似。芮先生曾記載的陶家的字輩為「永樂在西蜀開國學連維  應鴻正發福滿朝歸原位」,但陶發熙先生所記得卻為「永朝萬子興成維學國聯 應洪正發富元登世光明」稍有出入,但至少他們兩代是一樣的。陶發熙先生家共五戶居住在一幢房子裡。其中見一小孩,兔唇(唇額裂),看到不免心酸,可見這裡的醫學條件,還是需要改善,但如此交通不便之處,談何容易?
        
    位於陶家對面的山上,曾經於初一至初三辦過苗族踩山活動,據說曾有雲南地區的苗族遠道而來,最多有達上千人,但如今人數已經沒有那麼多了,也沒有再立花杆的活動。我們約在十點半離開木格倒。幾天之後我問黃主任,為何木格倒如此交通不便之處,還會成為芮先生,紅軍前往之處。黃答曰,這裡是當初很大的苗寨,且經過木格倒,可以再轉到分水鄉去,由於路程險峻,在「長征」的過程中,也需要這樣的地形作為掩護吧~。

 照片:陶家人請我們吃的烤玉米,現烤的喔~

       
照片:紅軍「長征」時留下的字
        
   十二點左右,我們抵達峰岩,當初,芮先生在此拍攝照片兩張。同樣讓我陷入要不要來此的考量。由木格倒到峰岩,芮先生是倒著走的。而我們必須先回到之前敘威公路上,返著回去。芮先生到此的時候,正好一位羅正倫先生過世,這兩張照片應該都是在他家門前拍攝的。但是,1942年去世,其後人必定也很老了。要找到應該不容易。我們問了其中一家,但是卻不得要領。我倒是問了一個很蠢的問題:「有沒有姓羅的人?」他們回答我:「這個村子都姓羅。」

我的川南苗族調查日記(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