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2385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的川南苗族調查日記(二)

    趁著早上,在附近逛了一下,因為手上缺了一隻錶,想看看有沒有合適的。但好的錶太貴(約RMB 3-5000甚至更高,有電子羅盤跟氣壓海拔的CASIO),三百是最低的,但功能就很陽春。很難決定。因為一直想買隻好的登山錶,但是卻買不下手。看看又走了。
        
    這裡開了一家新的新華書店,就類似金石堂一類的大型賣書的商場。8/22才剛正式開幕,可謂是恭逢其盛。尚未開門前,已有許多人在外駐足,都是中小學生居多,想來都是來此打發暑假的。(總比網吧好!看書是值得鼓勵的)因為晚上要跟秦和平老師見面,想先買本他的書給他簽名,但偌大的書場,竟然沒有什麼學術用書,倒是投資理財的佔了一大部分。看來上海深圳的股票指數,也一樣燒到成都來了。
        
    中午和王老師的一個學生窮石見面。我在昨天還差點鬧了一個笑話。
        
    窮石這個名字很男性化,而且一看就是個中年男子的名字。昨天傍晚跟老師通電話的時候,他便要我跟窮石聯繫,當時我還老大不情願地想:「老師你幹嘛找一個中年男子來……」正這樣想的時候,電話接起來是個年輕女生的聲音,我差點脫口說出:「你爸爸在嗎?我是XXX」,幸而當時緊急煞了車,對方說了,她就是,而且,她不是他,也不是中年男子。
        
    中午,與窮石在武侯祠大門見了面。見到面後,嗯,正妹一枚。(我知道某男一定會跟我要真相,抱歉,我也沒有真相)窮石人很好,剛從中央民大博班畢業,在武侯祠博物館工作,是王銘銘教授的學生。在大陸的博士生,幾乎沒有「畢業即失業的隱憂」,工作的好壞是一回事,但是總是先求有再求好。王老師在成都的許多工作,包括阿壩那邊的田調成果,都是委託窮石處理的。之前已經見過她的名字,只是怎麼樣都和她本人連不起來而已。

照片:武侯祠正門口
        
    中午在武侯祠旁的復古老街錦里吃了飯,小逛了一下,向窮石問了一些事。因為27日之後還得下去敘永,所以不能在老街買紀念品。等9月3日回來再說吧!
        
    辭別了窮石,便搭車往四川大學去。一來想去看看川大博物館,二來是去幫王老師拿送修的電腦。窮石說兩個地方都是「挨在邊兒上的」,所以可以一起處理。而終於,我知道「挨在邊兒上」是啥意思了。這邊兒,還挺長的。
        
    先說修電腦的地方吧!下公車之後,往回走了一會兒,找到店了。記下後便去找川大。我看錯地圖上的位置,以為川大是個小地方,沒想到真正的四川大學有那~麼~~大~~~。問明了方向,走了約五分鐘到了川大東大門。一看校門口的地圖上,找到了我要去的博物館,怪怪,遠得很。原本想要從校外繞過去,這樣是直線距離較近。但是,想說既然來了學校,當然該走學校裡,看看校園的環境。這讓我勾起了在廣州中山大學的回憶:中山大學是一個長型的學校,一條路直通通,從大街上直到和岸邊的碼頭。剛開始走的時候,總有一種終點在哪裡的疑惑,現在,這個疑惑又浮現出來了。
        
    校園內貼心地準備了2-3元的人力腳踏車,可以把你載到想去的地方。我則是用走的,想看看這學校到底有多大。經過了宿舍區,看到許多學生都在宿舍內,還有人要搬進來,原本我想,這些人真用功,暑假就來了。但想想,中國那麼大,而且都八月底了,不早點來,行嗎?


照片:校園內的人力車

照片:同學們合租卡車搬貨進宿舍
        
    走了很久,從校內走到校外,又從校外走回校內,終於看到博物館了,不過時間已經不早了,怕來不及逛完(過了幾天後來逛,發現其實是來得及的),所以就先到校內的書攤買了幾本宗教學的譯著,以及秦老師的書,還有王老師的《羌在漢葬之間》(簡體版),打算再給他們簽名。

照片:校園內的荷花池      

照片:川大一景


照片:川大的門
        
    購完書後(170),折返回車站,搭19路車至修電腦處取筆電,據說是換了風扇和硬碟,650元。搭車回飯店附近,補充了礦泉水,便回飯店稍事休息。外出吃了韓包子的包子一顆和雜醬麵一碗,7元打發,夠飽。

照片:成都類似光華商場的地方:看到一半的聯想Lenovo的mark
                        
    吃完再回飯店,約八時秦老師來,和他到學校附近的茶店(麻將間)喝茶,秦老師人很好,從頭到尾都是笑笑的,是個慈祥的中年好人。他給了我很多的想法,收穫甚多。聊至九點半離開,他還堅持送我到飯店門口。他說,他是本地人,比較安全。
        
    回來的路上,得知維莘提早回來了。打電話回去,聽到維莘的聲音,心裡是五味雜陳的。很想回去,卻又知道還有事情待辦,只能藉由電話和SKYPE聽著看著他們母女,甚是想念。
        
    維莘玩得很累,一會兒就睡著了。我和小紅豆聊到十一點多,把她趕上床,我修東周的稿子,直到兩點才睡。半夜肚子餓,本想把房內的康師傅吃了,一問才知道要錢,本來為是免費的,哈!避免再發胖,所以作罷。

我的川南苗族調查日記(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