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6352

    累積人氣

  • 2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讀《南海有多難—地圖上看得到卻到不了的國境最南》有感

《南海有多難—地圖上看得到卻到不了的國境最南》是我政大歷史系裴凡強學長的大作,這本書描述了他親自「『航』訪」(不是「走訪」而已)那些我們只在教科書上聽過,卻從未踏上過的「領土」的故事。是一本用身體力行去「愛臺灣」的好書。

提起凡強學長,雖然我曾和他一起喝過幾次酒,但是對我來說,他一直是一個「謎樣的人物」。大學的時候學長自外系轉來,但是卻甚少出現在課堂上;明明是歷史系的學生,卻大多修的是俄語系的課;大家一窩蜂去搶輕鬆好過的課,他卻偏往系上出名的「嚴師」—賀允宜教授的俄國史去「送死」(事實證明他不但活下來,而且深得賀教授賞識)。畢業之後,只從同學之間耳聞,學長去俄羅斯「開賭場」(雖然事實是賭場旅行社經理,但是開「ㄍ一ㄠ ㄍ一ㄥ」的謠言依舊不脛而走)。總之,對我來說,學長就是一個謎樣的人物,是一個喜歡走「藍海策略」的人。現在,他真的跳進了國境最南的藍藍大海之中,寫成了這本《南海有多難》。

我自己是做中國西南邊疆研究的,對於大多數的人,西南就是一個只有耳聞,卻不曾到過的地方。與西南相仿,南海也是一個我們曾經聽聞但一直以來忽視的區域。近年來,由於蘊藏在海底資源漸次被探勘出來,使得南海成為周圍各國覬覦的肥肉,就如同民國初年的中國西南一樣,成為各國必爭之地。但與西南不同的是,西南目前至少有著一個中國政府統治,而現在的南海,卻是在一個模糊的國際海洋法下各說各話。環伺在周圍的幾個國家,都想把南海的島島礁礁,納入自己的國土,然後再藉由所謂的經濟海域,在蔚藍的大海上開採資源。

2015年南海仲裁一事,把太平島當成了沒有淡水的礁岩,促成了凡強學長撰寫本書的最大動機。由於任職於《經典》雜誌,在他負責的《島嶼島語》系列報導機緣下,讓他有機會走訪東沙與太平兩島—兩個一般人只聽過而不確定在哪裡的島嶼。雖說是「有機會」,但卻是學長棄而不捨地走訪各個單位,「求爺爺告奶奶」才獲得上島許可的。也因為這一系列的報導,使得有關單位在海研五號前往「曾母暗沙」的特別任務中,特別相中了學長的團隊,使他成為中華民國建國以來,第一個有機會隨同科研船隻前往所謂「中華民國最南疆界」的記者。其後,南海爭端再起,學長自動請纓,要為南海這些島嶼撰寫專著,他的一句話讓我極為感動。當同事狐疑他為何要請假去太平島時,學長回答道:「從太平島被判定成礁石後,我就想寫一本有關南海的書,是種愛國心吧」(頁176)。正因為這個愛國的熱忱,讓他有動力再次搖搖晃晃踏上太平島的國土。

學長的書,其實讀來並不艱澀,雖然柔雜了史料與訪談,但文字中有詼諧,也有認真。正如學長所言,「唯有接觸,才有感動」,因此,這不是一本從google抓抓資料,去檔案館查查史料就完成的「道聽塗說」之作,相反地,這與我們史學家祖師爺司馬遷所謂的「西至崆峒,北至涿鹿,東漸於海,南浮江淮」的歷史人類學方法,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跟著學長的文字,我們不用忍受一路的暈船與國境最南的炙熱,就能細細品味東沙的美、太平的水,而心情也跟著經過被越南佔領的敦謙沙洲而緊張,被菲律賓一通來電而在曾母暗沙止步而懊悔,著實是一本值得閱讀的好書。讀完以後,我自告奮勇地寫了這篇心得,告訴遠在俄羅斯「開ㄍㄧㄠ ㄍㄧㄥ」的凡強學長,這是一本好書,謝謝你讓我們跟你一同在國境的最南,感受這段美好而又充滿意義的旅程。

讀後感
裴凡強
南海有多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