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5473

    累積人氣

  • 2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殉教與苟活?!基督徒殉道精神的再思考

這是我在政大宗教所郭承天老師「聖經與政治」課堂上所做的一篇報告,經過課堂討論後修改貼上來的,是我自己蠻有興趣的一個討論題目,與各位分享......
        
        
        

「我兒,我懇求你仰視天,俯視地,觀察天地間形形色色的萬物!你該知道,這一切都是天主從無中造成的,人類也是如此造成的。你不要怕這劊子手,反該對得起你的哥哥們,視死如歸,好叫我在天主顯示仁慈的時候,可迎接你的哥哥和你!
《瑪加伯》下728-29,思高本
 


前言
        
        不僅僅是在《聖經》裡,在整個猶太-基督宗教的歷史當中,以身殉道的故事總是屢見不鮮的。無論是為上帝代言的先知們,或是耶穌的眾門徒,當他們遇到在宗教上與主流意見相左的時候,為了堅守自己的信仰,最後幾乎都走上了殉教的路。一直以來,基督宗教給予殉教者極高的評價,告訴信徒們殉教者「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來11:38),他們所建立的榜樣,激勵了許許多多的信徒前仆後繼地走上殉教的道路。然而,殉教是否為必要的一條路?或者我們要問,殉教的行為,對於整個信仰而言,是否一定比「苟活」來得好?本文擬從《聖經》當中的一些相關經文與事件,討論這些事件對於基督宗教殉教精神的影響,最後,本文將以遠藤周作所著之《沈默》一書作為觀察的案例,討論殉教行為當中的一些反思。
        

一、《聖經》中關於殉教的事件與相關經文
        
       《聖經》當中第一個以自己的生命做為代價與敵人共存亡的例子,非士師參孫莫屬。當參孫大喊:「我情願與非利士人同死!」之時,《聖經》記載:「這樣,參孫死時所殺的人,比活著所殺的還多」(士16:30),顯示出一個以寡擊眾,以最小的代價獲得最大成果的思維。儘管參孫的死,究竟是為了民族的仇恨,或者只是為個人的報仇(參孫求告耶和華說:「……求你賜我這一次的力量,使我在非利士人身上報那剜我雙眼的仇」(士16:28)),但無形之中,仍舊給予殉教行為一種正當性的詮釋。
        
        除了參孫之外,舊約的先知們也有一些以殉道結束他們生命,惟缺乏確切的史料證明,因此多半都是猶太民族間的傳說。例如〈希伯來書〉中提到的「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根據猶太人的傳說,所指的就是先知耶利米與以賽亞。
             
        新約時代的記載雖然比較完整,但是許多殉道的事蹟仍舊停留在口傳或是早期教父們的一些作品當中。耶穌的死雖可以算是最具「指標性」的一個殉道事蹟,但由於這其中牽涉到一些神學性的問題,因此本文不在此討論。除耶穌以外,包括了施洗約翰以及眾門徒與使徒,他們前前後後相繼殉道而死,唯一得以善終的,恐怕只有〈約翰福音〉的作者約翰一人而已。由表一中可知,由舊約到新約,這些殉道的人「忍受嚴刑,不肯苟且得釋放,為要得著更美的復活」。他們遭受「戲弄、鞭打、捆鎖、監禁、各等的磨煉,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受試探,被刀殺」,甚至「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受窮乏、患難、苦害,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飄流無定」(來11:35-38)。所以《聖經》給予他們的評價是:「世界不配有的人」,而且,他們是「配得那世界」的(路20:35)。        

表一  《聖經》殉道人物一覽表

姓名

職務

死法

記載來源

參孫

士師

推倒房子與敵人同歸於盡

士師記

以賽亞

先知

於瑪拿西王時被鋸鋸死

猶太傳說

1137

耶利米

先知

被石頭丟死

猶太傳說

施洗約翰

先知

被砍頭

14

司提反

管飯食的門徒

被石頭丟死

7

雅各

十二使徒

被希律王砍頭

12

優西比烏《教會史》

彼得

十二使徒

釘十字架(倒釘)

早期教父記載

安得烈

十二使徒

釘十字架(X形)

早期教會傳說

腓利

十二使徒

釘十字架(倒釘)

早期教會傳說

巴多羅買

十二使徒

在亞美尼亞被棍打、釘十字架、再用刀殺死。

早期教會傳說

多馬

十二使徒

在印度殉道

早期教會傳說

達太

十二使徒

在波斯被釘十字架

早期教會傳說

奮銳黨西門

十二使徒

在波斯被釘十字架或鋸刑

早期教會傳說

亞勒腓之子雅各

十二使徒

被鋸死

早期教會傳說

馬太

十二使徒

在波斯殉道

早期教會傳說

馬提亞

十二使徒

在耶路撒冷殉道,先被人丟擲石頭,後斬首而死。

早期教會傳說

保羅

使徒

斬首

早期教會傳說

 


        除了殉道的事蹟之外,《聖經》當中尚有多處的經文是支持殉道的。特別是耶穌對門徒所說的話,似乎就像在為以後的殉道打預防針一樣。他強調門徒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因此這個世界是與門徒對立的〔註一〕。甚至在〈馬太福音〉當中,耶穌更明確地說道:「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裏的,正要怕他」(太10:28)。可見,在耶穌的邏輯裡,身體的死並不會比靈魂的死來得可怕。
        
        更進一步,〈希伯來書〉的作者告訴信徒,末後的日子並不好過,必須「忍受大爭戰的各樣苦難.一面被毀謗,遭患難,成了戲景,叫眾人觀看。一面陪伴那些受這樣苦難的人」。但是,即便是這樣,信徒們也「不可丟棄勇敢的心」,因為「存這樣的心必得大賞賜」,所以信徒們「必須忍耐」,等信徒們「行完了上帝的旨意,就可以得著所應許的」。不過,並不是人人都可以活著見到「所應許的」(來11:13),因此,《聖經》給予信徒的另一項原則,便是一種「即或不然」的信念。
        
       「即或不然」這句話出自但以理的三個好友之口(但3:18),當時三人因為不拜異教神像而被尼布甲尼撒王要脅要將他們丟入烈火的窯中。尼布甲尼撒王還語帶嘲笑地說:「有何神能救你們脫離我手呢?」但以理的三個好友回答王說,他們所事奉的上帝將救他們脫離王的手,「即或不然」,他們也不拜異教的神像。由此可以看出,面對殉教,即使在最後一刻,沒有任何的神蹟出現,殉教的心志,也不會改變。這樣的想法,似乎便成為後世信徒奉為圭臬的原則。
        
二、殉教經文對後世的影響
        
(一)殉教故事廣為流傳
        
        由於基督宗教一開始就面臨到羅馬帝國的迫害,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多的信徒因此遭到殺害而殉教。所以,許多殉教的故事便流傳在早期教會的文獻當中。這些文獻被稱為《殉道者行傳》,其中記載了許多感人至深的殉道故事。包括像是〈聖坡旅甲殉道書信〉、〈斯吉利殉道者行傳〉等紀錄,都敘述了早期信徒們殉教的經過。
        
(插圖:電影《教會》的海報,也是一部描述殉教的故事)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殉道故事當中有些都會出現一些「超自然」的現象。包括了殉教者死前看見了一些特殊的景象,甚至連行刑者都看到因而自己也皈依了這個信仰。這種故事的文本顯然是受到司提反殉道故事的影響。我們很難瞭解這些的「異象」是否為後人所杜撰,或是真有其事。但是可以想見的是,這些異象(的傳言)多少也給予殉教者與信徒們更多的鼓勵,使他們在面對死亡的時候,仍舊保有「即或不然」的勇氣。所以,在遠藤周作的《沈默》中,當神父看著信徒一一殉教時,他心中最大的疑惑,就是看不到這些異象,因此,他認為,上帝在這個時候對他「沈默」了
        
(二)殉教者在藝術品中的呈現:以聖撒巴斯丁為例
        

        除了以文字記載殉教者事蹟外,許多的藝術作品當中也常見到這些殉教者的蹤影。以右圖的聖撒巴斯丁(St. Sebastian)為例,便是很多畫家非常喜歡作為題材的殉道者。聖撒巴斯丁是羅馬皇帝戴奧克里先(Diocletian)的皇家禁衛軍的一員,因為皈依基督教而被判以亂箭射死。因此,從這些藝術家的作品可以看出,每一張圖裡的聖撒巴斯丁幾乎都採取一樣的姿勢,即雙手被縛於後,身上則是被許多的箭所刺穿。而弓箭也因此變成了伴隨著聖撒巴斯丁的一項重要「配件」。即便是在非以聖撒巴斯丁為主題的作品中,他同樣以近乎全裸的姿態,帶著刺穿身體的弓箭形象出現。
        
        聖撒巴斯丁象徵基督教戰勝了所有人類的禍害和災難。所以,他是病人的保護聖徒,特別是在瘟疫發生的時候,人們特別會祈求他來消除。在左圖中,聖撒巴斯丁站立於右側,肚子上和左腳各中一箭,而在聖母與耶穌右側的老人,則是舊約當中的約伯,而他正是代表了受惡疾侵襲的舊約人物類型,與具有「療癒」效用的聖撒巴斯丁正好相對 〔註二〕
      
        聖撒巴斯丁只是殉道者做為藝術品創作的其中一例,而將殉道者神化之後,給予他們不同的「主保聖人」職位 〔註三〕,可以說是早期教會對於殉道者最高的推崇之意。
        
(三)在政治上的操作
        

        既然《聖經》給予殉道者一種「更美的家鄉」的榮景(來11:16),殉道似乎變得沒有那麼令人恐懼,甚至,殉道變成了一個榮譽的象徵。這樣的思維,一旦被有心人所利用,很容易便能塑造出一批不怕死的戰士。在十字軍東征的年代,教皇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發動對外的戰爭,其所給予出兵之諸侯王們死後的保障,就是這樣的榮景。這樣的「精神」,後來便被伊斯蘭信徒所沿用。
        
        穆罕默德在西元624年以三百名穆斯林對抗三倍的敵手而大勝,有學者便把這樣的勝利歸功於殉道的思維,因為對穆斯林來說:「殉教是穆斯林的義務,勝利是阿拉的責任」〔註四〕 。當殉道提升到聖戰(jihad)的層次,發揮的效用將極為可觀。根據《古蘭經》56:12-39的記載,凡因聖戰而死的穆斯林,「他們躺在寶石鑲嵌的床上,長生不老的少年端著碗、壺和一杯最純的酒服侍著他們……;他們自己選擇水果和喜愛的禽肉。他們還會得到深色眼睛的天堂美女,如同蚌殼裏的珍珠一樣貞節;這是對他們的行為的報償……我創造了這些天堂美女並使其成為處女,作為他們的貼身愛侶……」。這種榮景,給予殉道者一種來生的盼望,對於原本就生活在不太富裕環境中的人而言,似乎殉道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三、殉教與否的抉擇
          
        然而,這個選擇真的是最好的嗎?我們可以先假設一個狀況:當耶穌補的時候,他的門徒們並沒有如我們所知的一樣四散,而是積極地捍衛耶穌,以殉教的精神與前來捉拿耶穌兵丁對抗,這樣的結果會如何呢?一個大膽的假設是,當時的十一個門徒(因為加略人猶大是帶著兵丁來的人)因為勇於殉道而全數被殺。如此,唯一能夠繼承耶穌教訓的「門徒」,將會是唯一背叛了耶穌的猶大〔註五〕 。因此,我們或許可以做這樣的解釋,門徒們當時四散逃跑,其實是將福音的種子存留下來的重要關鍵。
        
        遠藤周作的名作《沈默》,其實可以提供我們一個思考的面向。《沈默》一書描述一位來自葡萄牙的神父,在德川幕府的年代偷渡進入日本進行傳教工作,當時的日本政府下令禁止天主教信仰。日本當局利用對信徒的迫害,來要脅神父宣布棄教,而身為這名神父老師輩的傳教士,竟然早已宣布棄教並被日本當局收編,還取了日本名字,在當地建立家室。最後,這名葡萄牙籍的神父也走上同樣的路。
        
        在這個故事裡,神父曾經捫心自問:「我不是為殉教而來日本的,我是為傳福音的緣故來日本的。」殉教的層級已經因為傳福音的使命而顯為次要。特別是當日本官員以信徒的性命做為要脅,他們對神父諷刺地說:「看!看!為了你們血又在流了,無辜的他們的血又在流了!」在信仰的堅持與信徒的生命中,神父最終還是選擇了後者。
        
        耶穌也曾經遇到過類似的困境,當文士與法利賽人帶著一個行淫的婦人來見耶穌,就是想要陷耶穌於兩難之中,因為按著猶太律法,行淫的婦人必須以石頭砸死;若反對執行律法,耶穌可能也難逃被石頭砸死的命運。耶穌的回答是:「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他」(約8:7)。這樣的回答無疑地是相當有智慧的,耶穌不直接接受文士與法利賽人的挑戰,也不直接挑戰摩西的律法。但是,身處於日本的神父,恐怕沒有這樣的機會能夠化解這樣的危機。
        
        所以,個人的殉教也許不那麼難,但是一旦牽涉到別人的生命,殉教與否的抉擇就會變得相當複雜。遠藤周作給了我們一個新的思考,即一味的硬碰硬,不見得對於福音有正面的幫助。耶穌曾說:「一個王,出去和別的王打仗,豈不先坐下酌量,能用一萬兵,去敵那領二萬兵來攻打他的麼?若是不能,就趁敵人還遠的時候,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條款」(路14:31-32)。這似乎意味著不是每一次都必須以殉教作為最高的目標,在殉教之上,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須完成。
        
        門徒彼得在耶穌被捕的當晚,三次否認他認識耶穌。在「殉教主義者」的眼中,無疑是一個膽小無能的角色,但是,若沒有這三次的否認,我們豈能看到之後那個帶領了五千人皈依基督的彼得?同樣的情況也可以用於檢視其他的門徒,以及歷世歷代在世界各地傳教的傳教士。
        
結論:殉教行為的再思考
          
        強迫一個人以殉教作為最高指導原則,就如同要求死者家屬必須在喪禮上歡欣鼓舞一樣不近人情,也如同女朋友問男友:「如果我和你媽一同掉到水裡時你要救誰?」一樣不講道理。當殉教的精神被發揮到極致,使殉教者被有心人所利用,這樣的殉教,其實已經失去了原有的意義。反之,顧全大局地「苟活」下來,不見得就是一種羞恥,有的時候反而是存留命脈的一個重要關鍵。
        
        不可否認地,在某些時候,殉教的精神確實感動了許多的人,使他們因而皈依了這個信仰,但卻不能因此一概而論,認為殉教就是最好的選擇。就像保羅針對婚姻所說的原則:「我願意眾人像我一樣.只是各人領受上帝的恩賜、一個是這樣、一個是那樣」(林前7:7) 有的人 有的時候 是該殉教的,但是不是 每個人 每個時候 都是得殉教的。對於身處信仰自由的台灣信徒而言,這樣的挑戰似乎不易見到,但是身處在許多宗教不自由國家的信徒們,他們確實常常會遇到這類的問題。如何拿捏?的確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更深一層來看,我們每一個信徒的信仰歷程裡,其實都是在不斷地「殉教」,我們為著自己的時間而殉教;為著自己與朋友相處的機會而殉教;為著自己與家人同樂的時間而殉教;為著自己可以過好的生活卻將金錢奉獻而殉教;為著自己的課業而殉教;為著……。耶穌說:「這樣,你們無論甚麼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門徒」(路14:33)。耶穌的挑戰,豈不正是要我們在為末後的日子可能將遭遇到的殉教而預作準備嗎?不過,準備歸準備,我們也看到門徒與使徒的面對殉教的原則是:「備戰而不求戰」。我們甚少看到他們主動地要求自己殉教,但是當面臨到的時候,他們也絕不害怕,也許,這才是一個基督徒面對「殉教」這個議題,應該有的態度吧?


【註釋】

註一:例如:「你們若屬世界,世界必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約1519;「我已將你的道賜給他們。世界又恨他們,因為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約1714

註二:修‧歐那(Hugh Honour)等著,《世界藝術史》(台北:木馬文化出版;遠足文化發行,2001),頁456-457

註三:主保聖人即是「守護聖人」。主保聖人是部分基督宗教對聖人的一個稱呼,也可以包括聖女,他們在信徒的生活中某些特定領域被選為保護者或指導者。

註四:張錫模,《聖戰與文明:伊斯蘭與世界政治首部曲》(台北:玉山社,2003),頁13

註五:其實這樣的說法並非創新。在〈猶大福音〉出現之後,內容便提及猶大才是真正瞭解耶穌釘十字架真意的門徒。猶大是在耶穌的授意之下,將其出賣的。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耶穌必定要上十字架,因此,耶穌在他的門徒中挑選了猶大,並且應許他將得到更大的賞賜。也因此,猶大便承接了這個「使命」,將耶穌出賣給羅馬政府。(關於〈猶大福音〉的簡單介紹,可見我的一篇小文章:〈
《猶大福音》~真的可以撼動我們的信仰嗎?〉)

 

信仰再思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