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5473

    累積人氣

  • 2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孟姜女之淚 (十 )沱江上的風......每週四連載


  沱江上的風
        

    惠美一說完「蝦蟆洞」,便看到三個人的眼中閃爍著光芒。
        

    「你….你們怎麼了?」惠美不解地問。
        

    「沒..什麼啦!」David顧左右而言他,「因為我怕青蛙類的東西。」不知道該接什麼,竟然迸出了這個不算理由的理由。
        

    「不要騙我!你們一定有秘密瞞著人家,我一路就覺得你們怪怪的。我老師說你們要來做田野調查,可是你們卻沒有規劃整個路線。然後路上又遇到那些奇奇怪怪的人,你們此行一定有什麼目的。」
        

    「真、真的沒有什麼啦!」David繼續想要敷衍下去,可是卻已經詞窮了。
        

    「你們不說,那我要打電話給我老師囉!說我不要跟你們玩了!」說罷一副作勢要拿手機打電話的樣子。
        

    「好好好~」Kevin一副哄小孩的樣子,「我們找個地方聊聊好嗎?」
        

         

    四個人找了一間在沱江邊上一間頗有民國初年風味的復古小茶樓。下午時分,並沒有太多的人在這裡閒晃。只有店裡打扮成店小二的工作人員,在靠著樓梯旁的椅子上打盹。一行人點了一些簡單的點心和茶,找了個看得到江水的位子,坐了下來。Kevin就將整個故事,從頭講起,惠美細細地聽,不發一語。
        

    「所以,我們就來到了湘西,希望可以找到石老先生所說的『孟姜女之淚』。」
        

    Kevin說完了,氣氛變得一片死寂。死寂地彷彿連一旁江上鳥兒翅膀拍動的聲音,都一清二楚。
        

    「你倒是說說話啊!」小P用手肘輕輕推了一下惠美。
        

    「我….可以打電話給我老師,說你們是來偷『孟姜女之淚』的,然後要公安把你們抓起來。」惠美淡淡地說。
   

    「你……」三個人瞪大了眼睛。
        

    「騙你們的!」惠美又恢復了初見面時那個調皮的模樣,「有這麼精彩的事怎麼現在才告訴我?太棒了!我就知道當初自告奮勇來幫忙,絕對是有好事的。怎麼樣?下一步是什麼?」惠美興奮地說。
   

    「你當真?這可是不是學術研究的田野調查喔!」Kevin說。
   

    「還用問!當然是真的啊!我們是朋友?不是嗎?」說完,惠美伸出手來放在中間,「朋友,right?」
        

    「嗯!朋友!」David也把手搭了上去,四個人把手疊在一起,大喊一聲:「加油!」
        

    聲音太大,把那個在樓梯旁打盹的店小二驚醒,差一點從樓梯滾下去。
        

    「喝個茶唄嚷嚷什麼?」咕膿咕膿,小二又睡著了,四人相視而笑。

        
    「下一步呢?」惠美問。
        

    「從你背的那段詩文,我們幾乎可以確定東西就在蝦蟆洞裡,」Kevin說,「但我比較在意的是『此物藏於何處?見於儺公儺母。』和『何有藏物之圖?見於儺母儺公』這兩段話。」
        

    「怎麼說呢?」David問。
        

    「你看喔,『此物藏於何處』,這是講東西在哪裡的線索對不對?『見於儺公儺母』意思就是說線索在儺公儺母裡面對不對?那為什麼又要加一句『何有藏物之圖?見於儺母儺公』?」Kevin不解地說道。
        

    「藏物之圖應該就是藏寶圖對不對?」惠美說,「你們有找到藏寶圖嗎?」
        

    「嗯」小P搖搖頭,我們只有確定的地點而已。那一段從神像眼睛中投射出來的字句,後面接了『密洞之圖』….之後就模糊不清了。」
        

    「嗯……你們看喔,」惠美歪著頭想了一想,接著說,「前面都是押韻的句子對不對,為什麼這句話卻要用不押韻的『儺母儺公』?他也可以把儺公排在前面啊!」
        

    「會不會是筆誤?」David說。

        
    「我看應該不會,這麼重要的東西,應該會多檢查幾次吧?」
Kevin說。

        
    「你們看會不會是這樣,」小
P在一旁許久不答腔,突然間靈光乍現,說道:「會不會是把儺公儺母反著接起來?」
        

    「反著接?」David皺著眉頭問,「怎麼反著接?」
        

    「你之前不是把儺母套在儺公裡面嗎?那如果我們把儺公套在儺母裡面呢?這不就是『儺母儺公』了嗎?」

        
    「有道理!等會兒我們就試試看。」
Kevin叫道。
        

    「怎麼試?東西不是在….」惠美只知道他們從文物館拿了東西出來,不知道他們還把東西帶來湘西,「難道..你們啊~」沒等惠美把話說還,他們已經摀著惠美的嘴,把她一路拉回民宿了。
        

         

    夜幕低垂,因為鳳凰被群山包圍,所以太陽很快地便落到山的那一頭去了。Kevin在房間裡找了一面乾淨的牆,小心翼翼地把儺公儺母從箱子裡拿了出來。
        

    「我….」惠美小聲地說,「可以親手摸摸看嗎?」

        
    「當然,這是你們的文物。」
Kevin慎重地將儺公儺母交在惠美的手上。

        
    惠美深吸一口氣,小心地接過儺公儺母,喃喃地說:「這就是了。」轉頭問大家說,「可以讓我
…..

        
    「當然。」三人異口同聲地說。

        
    惠美把儺公跟儺母交換了前後位置,順著神像背後的卡榫,果然,「喀」地一聲,穩穩地卡在一起。

        
    他們把組合完成的神像放在桌上,拿著房間裡唯一的一盞檯燈,從神像後方對著牆照射出去,一張地圖就這樣出現在牆壁上。四個人幾乎在同時都摒住了呼吸,靜靜地看著這張地圖。
        

    「這就是藏寶圖嗎?」David問道。
        

    「我想應該是了,你看,」Kevin指著牆上的圖,「這裡應該就是入口,然後沿著這條線,你們看….彎這邊,繞過去…...後面那個紅色的叉叉應該就是了。」
        

    Kevin拿著相機把地圖拍了下來,說:「那麼,明天就走一趟蝦蟆洞吧!」

         

        
    這個晚上,
Kevin在床上翻來翻去,總是睡不著。不知道是因為又有了新的發現而HIGH過了頭,還是因為這幾天的疲勞已經到了極限,反而變成了另一種的興奮。
        

    Kevin起身,看到David也還沒有睡,坐在桌前看著電腦螢幕。
        

    「怎麼?你也睡不著?」Kevin問。
        

    「是啊!」David頭也沒回地說。
        

    「因為明天要去蝦蟆洞嗎?」
        

    「才不是勒,我昨天這一關一直過不了,早上想到了一個方法,所以正在TRY勒~」David的答案讓Kevin有點快要昏倒的感覺。
        

    「我出去走走。」
        

    Kevin走出了房門,外面剛好是沱江。沱江的江水被江上的霓虹燈點綴的閃閃發亮,江的另外一頭是鳳凰的夜市集,儘管今天不是假日,卻依舊擠滿了人,Kevin看了看錶,十點了,但市集似乎一點也沒有要散場的樣子。突然間,Kevin聽到不遠處傳來了歌聲。
        

    歌聲雖然好聽,但是卻帶著一點點的哀愁。Kevin尋著歌聲走去,原來是惠美。惠美把綁著的馬尾放了下來,長髮披肩,倚在欄杆上。惠美的身影,搭配著樓下沱江上粼粼的波光和哀愁的歌聲,讓Kevin一下子失了神。
        

    「你….在這裡很久了嗎?」歌聲停了,惠美問。
        

    「還還好啦!」Kevin停了一停,「很好聽的歌,真的。」
        

    「是嗎?這是我們苗族的一首歌,是很久很久以前傳下來的。歌詞翻成普通話就是:
        

我們苗族的子民啊,是從戰火當中走過來的,因為我們的敵人太強大了,我們只能順著日落的方向走。我們失了所有的一切,只好把房子和兵器繡在我們的披肩上;我們失了所有的一切,只好把江河湖泊繡在我們的裙子上。把仇恨留在心中,把故事寫成詩歌,把歷史記在腦海裡。
        

    「嗯,很美的詞,但是也帶著一點點的哀愁…..怎麼哭了?」Kevin發現惠美的臉頰,帶著兩條淚痕。
        

    「沒沒有啦!只是….只是想到明天,我們就要去蝦蟆洞裡,也許真的可以找到我們苗族的過去,想到這裡….有點….感傷而已。」說完,眼淚又從眼眶裡流了下來。
        

    「你Kevin不知道該說什麼,卻不由自主地將這個小女孩抱在自己懷裡。惠美抬頭,看著Kevin
        

    江邊的遊客和小販漸漸散去,沱江上的霓虹燈一盞一盞地熄滅,只留下江上的風,還在那裡呼呼地吹。
        

         

*******************************************************************

    
   
「你有沒有看到
Kevin?」David敲了小P的房門。
        

    「沒啊~怎麼樣?」小P一邊揉眼睛一邊開門說道。
   

    「只是很奇怪的事情。我剛剛電動破台了,覺得還不想睡,就開始整理Kevin拍的一些照片,我無聊地把這些照片拿去跟資料庫比對,結果發現一個戴墨鏡的黑衣男子,ㄜ….就是在我們被公安攔下來的那邊,有一個穿著黑衣服,戴著墨鏡,然後在一台黑色的車子旁邊…..
        

    「然後呢~講重點好不好?現在是凌晨一點」小P用半開的眼睛打斷了David的話。
        

    「就比對出來啊,是石啟貴先生的照片耶!也就是說這個人跟他長的很像。」
        

    「真的?我看看!」小PDavid手上的notebook拿了過來。上面真的顯示了石啟貴先生的照片和那個黑衣男子的照片。「好的,就降子。」說完就把notebook塞還給David,說:「謝謝,晚安。」然後就關了房門。
        

    「什麼謝謝,晚安。我這可是重大發現ㄋㄟ。」嘟嘟囊囊,David回到了房間,把notebook往桌上一放,自顧自地去睡覺了。只留下螢幕上淡淡的一行字:
        

               搜尋結果:2  相似度:90%     【下一頁】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