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2385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孟姜女之淚 ( 八 )湘西‧鳳凰‧黑衣人......每週四連載

  湘西鳳凰黑衣人
        

    一夜沒睡,Kevin頂著兩個黑眼圈,魚貫地隨著人潮下了車。

    「我說老兄啊!」David調侃地說道,「我們是來湖南湘西,不是去四川好嗎?你幹嘛化妝成熊貓的樣子呢?」眾人聞言不禁大笑了起來,Kevin則只能報以苦笑。

     「那麼,我們接下來跟怎麼走呢?」小P問。

    「你們等等我,我先去車站外頭問問到鳳凰的行情。」惠美說著就一溜煙似地往車站前的廣場跑去。

    「我想,」趁著惠美不在,Kevin對大夥說,「我們先進鳳凰古城安頓了東西再說,因為蝦蟆洞在鳳凰城北不遠處,以鳳凰為中繼站,往四面打探一下也很方便。再說,我們只知道東西在蝦蟆洞裡,但是確切的位置和其他的資料都不清楚,我想我們還得花點時間研究一下。」儘管掛著熊貓眼,Kevin還是很快地整理了思緒。之所以要趁著惠美不在的時候說,主要還是因為他們覺得惠美至今仍屬陌生,因此沒有把尋寶的事情對她說,只輕描淡寫地提到他們是來做田野調查的。

     沒有多久,只見惠美跑了回來,說道:

    
    「我問了一些車站前面的師傅,我們可以搭公車到鳳凰
……

    「公車!」惠美還沒說完,David立刻打斷了她的話:「別鬧了!光是從機場到長沙車站我的骨頭都快被顛到散掉了,現在從吉首到鳳凰,我大概會斷氣吧!」

    「好……吧~」惠美說,「既然David葛格您老、人、家骨頭這麼不好,那還有第二個方案可以到鳳凰。」惠美還故意強調了「老人家」三個字。

    「我們可以搭計程車到鳳凰,不過我們這邊有個規矩,吉首的車,不能到鳳凰,鳳凰的車,不能到吉首,所以我們到了交界的地方時得換車。」

   「是在路旁招計程車嗎?」小P有點不安地問。

    「沒有那麼難,有人要從吉首到鳳凰,自然也有人要從鳳凰到吉首。所以我們可以在交界的地方找到可以換的車。」惠美回答說。

    「那麼,就這麼說定囉!」David催促著大家上路,一邊還喃喃自語地說道:「我應該在交界的地方開一家7-11,這樣應該會蠻好賺的。」

 *********************************

     不是只有David有生意頭腦,交界的地方早已開了數家的商店。當車子漸漸接近交界處的時候,人和車一下子多了起來。

   
    「怎麼?我們回到台北市了嗎?」
David很有感觸地說。

     「不!搭配起這種鄉間小路和林蔭,我覺得比較像假日時候的陽明山。」愛爬山的小P說。事實上,從吉首到鳳凰的路,充滿了濃郁的鄉村氣息,兩旁的路上都是田地和農舍,如果不是看到了一個個穿著苗族傳統服飾的婦女,可能一時之間以為自己回到了台灣。

    四人下了車,立刻看到對面車道有許多的計程車已經排在那裡了,有的車上還有乘客,看來都是從鳳凰要往吉首去的人。惠美前去交涉了一會兒,很快就找到一位由苗族朋友開的計程車,於是四人便將手邊的行李放進後車廂,繼續上路。

     才走沒有多久,前面突然間排起車陣來。司機把頭探了出去,用苗話喊了幾聲。

    「他說什麼?」Kevin好奇地問。

    「嗯….」惠美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是不大好聽的苗語,總之是要前面走快一點。」

     「妳會說苗語?」小P問。

     「會啊!我可是道道地地的苗族喔!」

    「真的?!所以……David接著說,「妳也會下蠱囉?」

     「會啊!」惠美說,「剛剛給你的礦泉水裡面就給你下了,呵呵呵呵!」

     「噁~」David作勢要嘔吐的樣子。

   
    「吐不出來的!」惠美笑著說,「如果是我們苗族下的蠱,早就進到你身體裡啦!哈哈哈哈!」

     車陣慢慢地前進,總算看到前面拉起了封鎖線,有幾個穿著公安制服的人在前面攔車。

     「什麼啊?都幾零年代了還搞這個?」惠美不解地說。

     「難不成我們車上有逃犯?還是誰偷了國寶……David嘟噥了幾句,想到了背包裡的儺公儺母,下意識地吐了吐舌頭。小P則回以一個「唉唷~怎麼可能?」的表情。

     反倒是Kevin覺得這種被攔路的經驗相當難得,也許自1933 芮逸夫 先生他們來湘西田野調查以來,大概就沒有田野調查者會遇到了。

     事實上,1930年代的中國西南地區,雖然名義上是由國民政府所管轄,但是事實上,各地還是軍閥據地為王的局面。大軍閥下面有小軍閥,小軍閥下面還有小小軍閥和地方上的盜匪。因此在那個年代進行田野調查,若非有軍隊加以保護,恐怕都是凶多吉少。想到這裡,Kevin便拿出了相機,胡亂地拍了幾張照片。

     前面的人還在接受檢查。突然兩個西裝筆挺的黑衣男士,走到車子的旁邊,其中一個高個子很有禮貌地操著一口京片子說:「各位老師們好!我是這兒台灣辦事處的辦事員,這位是民族委員會的委員,聽說各位老師們從台灣來,我們的上級要我們邀請您們到辦公室坐坐,一塊吃頓飯。」

    「啊~?我們這麼受到歡迎啊?」David說。正準備開門下車,惠美從窗戶探出頭來,問兩個人說:

     「那……我們是搭車過去,還是怎麼著?」

    「我們準備了專車接你們過去,不如幾位老師隨我們下車吧!」黑衣男子繼續說。

     「好!」惠美點點頭,回頭對司機用苗話說了幾句。

    突然間,司機猛踩了油門,計程車「更~」的一聲跑了起來,衝進了逆向車道,不理會公安的哨音,撞開了攔路的拒馬,一路揚長而去。

    Kevin一行三人坐在後座被甩得東倒西歪的。

     「等、等、等….這怎麼怎麼回事?」Kevin邊搖晃邊說。

    「那、….那、….那幾個…..是、是騙子!」惠美斬釘截鐵地說。

     「騙騙子?妳…..怎、怎麼知道?」

     「因為….、我們這邊從來沒有人自稱台灣辦事處,或是民族委員會,….都管這兩個機構叫『台辦』、和『民委』。而且前面幾個公安,服裝根本不對,所以一定是假的。」好不容易車子終於平穩了些,讓惠美可以順利地把話講完。

    「蛤?這樣分的」David不相信地說,「你的判斷會不會太牽強啊?」

     「不管如何,我覺得這兩個人怪怪的,以我苗族的直覺,他們是騙子!」

     「那司機怎麼會這麼聽妳的話呢?他也不怕公安嗎?」Kevin有點懷疑地說。

     「嘻嘻!我跟他說我們在拍電影,要他表演最厲害的開車技術,到時候可以領多一點的錢。」惠美做了個鬼臉。

     「還有這回事?」眾人做了一個昏倒的表情。但看著惠美這麼認真,大家也就半信半疑地接受了。

     「倒是你們,」惠美問到,「怎麼會有這些人刻意地要來找你們去『吃、飯』呢?你們真的是來田野調查的嗎?」

    「是啊!」Kevin心虛地回答道,而且,誰都看得出來他的心虛。

  
    就在剛才設路障的不遠處,那個曾經出現在小P家附近的黑衣男子,把手上的煙丟在地上,坐上了一旁的黑色轎車,無聲無息地走了,留下一群穿著公安制服的人,和一些莫名其妙被塞在路中的民眾。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