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4214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孟姜女之淚 ( 七 )夜車行......每週四連載

  夜車行
        
        

    踏出黃花機場,迎面而來的是一陣乾熱的風。照道理說,湖南算是長江以南的江南地區,氣候應該比較濕潤些,但是這幾年大陸的氣候變化很大,江南也漸漸開始有點乾燥了起來。
        

    按照原訂的計畫,一行人從機場出來以後,就轉搭大巴士走高速公路到長沙車站,然後再搭今天晚上的夜車前往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首府吉首市,在吉首稍事休息之後,再轉往鳳凰。
        

    「現在時間還早嘛!」小P說,「我剛剛問了惠美,他說搭大巴士跟公車,一個走高速公路,一個走平面道路,只有快差不多半小時而已,我們搭公車好不好?這樣可以好好地看看長沙。」
        

    「我是OK啊~不過David好像快被行李壓垮了!」Kevin指著David笑說。
        

    「還說勒!都碼是你們要帶這麼多攝影器材,外加上我的NB,當然重囉~」David不滿地說。
        

    「這樣好了~」惠美插著話說,「我幫David葛格你背好了!」說罷一副作勢要挽起袖子的樣子。
        

    「不、..不….不用啦!我還撐得住啦!呵呵!」一聽惠美要幫忙,David不免紅了臉,裝酷了起來。
        

    「你看!他說他可以!」惠美笑著說,「那我們就不用幫忙囉!呵呵!」說完便和小P兩個人一溜煙似的,跑去公車站牌那邊等車去了。
        

     一行人搭上了由機場往市區的公車,這是一台沒有空調的巴士,但是費用也相當便宜,僅僅只有幾塊錢人民幣而已。兩位女士很好心地讓兩個苦力撿了個靠窗邊車尾巴的空位,這樣一方面可以把許多的器材放在地上,當然,也可以把兩位女士的東西也一股腦兒地丟在兩個苦力身上,然後就這樣愉快地聊起天來了。
        

 

    Kevin抓起手上的相機便往外頭直拍,想利用這個機會好好地看看由機場到鄉村再由鄉村到城市這段變化所帶來震撼。記得幾年前來過這裡的時候,還是一片綠油油的稻田,現在早已蓋起一棟又一棟的房子。拍著拍著,不由得把鏡頭轉向了惠美。因為Kevin用的是18-200mm的長焦段變焦鏡頭,所以遠遠地就可以看到惠美。
        

    不知道什麼時候,惠美已經把長髮紮到了後頭,綁成了一個馬尾,和小P有說有笑的,不時還要頭晃腦地,不知道在說些什麼。看著看著,Kevin手中的快門也喀喳喀喳地拍了好多張照片。
        

    大約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車子終於搖搖晃晃地到了長沙火車站。從這裡搭車到湘西的吉首,大約要六七個小時的時間,所以這樣算算,如果要在明天的清晨抵達吉首,得搭晚上十點左右的火車。
        

    惠美自告奮勇地擠進車站裡面去幫大夥兒買票,進去前還不忘吐了吐舌頭說說:「這是我的地盤,你們不知道怎麼買票啦!」
        

沒有多久,惠美拿著四張車票笑嘻嘻地從人群當中擠了出來。時間還早,所以一行人在車站附近亂轉,Kevin三人各買了一張手機的SIM卡,方便接下來幾天在湘西的聯繫工作。之後隨意在車站附近吃了晚餐,體會了所謂的湘西辣子,不吃辣的David邊吃邊冒汗,恨不得把手上的礦泉水一口氣幹光。
        

    一直等到十點,四人才拖著大包小包的行李上了火車。
        

        
    大陸的火車大概可以分成四種,分別是硬座、軟座、硬臥以及軟臥。硬座自然不考慮,因為六七個小時得擠在這座位上,別說是老年人,就是這幾個小伙子也是吃不消的。軟臥比較難買,大多是四張床在一間包廂裡,但是如果遇到一些不知節制的癮君子,恐怕就得和著煙霧繚繞的車廂過一夜。所以四個人選了硬臥作為這次湘西行的交通工具。  
        
    硬臥其實有點像宿舍,不同的是,它的上下舖有時有三層,然後每個人就一層一層平躺著。雖然略顯擁擠,但是不論是床單枕頭或是地板,卻都是相當乾淨的。今天運氣很好,由於搭車的人不多,所以四個人睡在六張床的區塊中。雖然上車時間已經接近半夜,但是四個人卻還是坐在第一層的床邊,胡亂地聊起天來。直到隔壁的人以很用力的咳嗽示意下,大家才悻悻然地上了床。
         

     長路漫漫,外面也不知道到了哪裡。夜裡的車廂熄了燈之後顯得格外冷清,只有車窗外孤伶伶的月亮掛在上頭。會認床的Kevin翻來翻去,總是睡不著。爬起來走到車廂間,看到惠美倚著窗,靜靜地看著窗外。
        

 

    「怎麼啦?妳睡不著?」Kevin問道。
        

    「嗯,是啊,搖搖晃晃地,我大概不適合作長途旅行。」惠美笑道。
        

    「我也是耶……」平常解說時能言善道的Kevin突然間發現自己竟然不知道這個時候要說什麼了。
        

    「我說….」倒是惠美打破了沈默,「你在公車上的時候為什麼要偷拍我?」

                
    眼見自己偷拍的形跡敗露,Kevin一下子脹紅了臉,更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呴呴呴~」看到Kevin一下子說不出話來,惠美笑著說:「下次你要拍的時候先告訴我,我可以擺一千個POSE給你拍喔~」說完又吐了吐舌頭,一溜煙似地跑回去臥舖區,這下,Kevin一整個晚上都要失眠了。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