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出谷司馬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史學/宗教學工作者的創作天地
  • 84214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孟姜女之淚 楔子......連載中

楔子 

         「所以,苗族的人相信,只要能夠找到那顆叫做『孟姜女之淚』的寶石,就可以統治整個苗族。」Kevin頭頭是道地對著一群五年級的小學生解釋著苗族的文物。一個小女生生澀地舉起手來說:「Kevin葛格,你說的都是真的嗎?我把拔說,你們學歷史的人都碼會騙人。」其他的同學聞言不禁都笑了出來。

         「呵呵!」Kevin回答說:「那妳說呢?如果妳相信,也許有一天我說的就會變成真的囉!啊!時間差不多了,」Kevin看了看錶,「你們該去胡適紀念館囉!記得離開前要去蓋紀念戳喔!不然就不能領獎品了!」

        「好!」帶隊的老師說:「那我們一起謝謝Kevin葛格吧!」

       「謝謝Kevin葛格~」有的小朋友還沒有說完,已經一窩蜂地跑去蓋章去了。

          Kevin轉了轉脖子,咳了兩聲清清喉嚨,一邊低著頭看著今天下午解說的場次,一邊往廁所走去。

     「你又在講那些怪力亂神的事情呴!」David從紀念品展示櫃後面探出頭來,嚇了Kevin一跳。 

     「更!你下次再這樣嚇我,我就把你的頭塞進去『鹿方鼎』裡面,讓你跟所徽一樣永垂不朽。」鹿方鼎,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在河南商朝的遺址裡面挖到的重要考古遺物,因為裡面有一個象形的鹿字,被史語所拿來當作所徽,因此而成為了史語所的代表。

     「誰叫你一天到晚跟這些小孩子講那些有的沒有的東西,我從監視器上看到你在儺公儺母那一區停了這麼久,就知道你又在唬爛『孟姜女之淚』的故事了。主任不是交代過,解說只要講重要的東西,那些沒有證據的事情不要亂說。」

     「你以為解說很容易啊?」Kevin不滿地說,「我才剛開始講苗族的文書,下面已經兩個人打瞌睡了,我不講這些他們哪裡醒得過來?唉唷!解說員不要幹得這麼嚴肅啦!不然我看遲早有一天會沒有人願意進來!」

     「唉~不跟你打屁了。」David接著說:「剛剛傅圖裱褙室的阿美姐打電話找你,說你上次送裱褙的苗文書《還儺願孟姜女唱詞》那一本有怪東西,要你過去看一下。」

     「喔!好!我喝杯水就過去。」Kevin,史語所數位典藏計畫民族學分項的助理,每逢三、六文物館開館的時候,偶爾前來幫忙擔任義務解說員。傅圖就在文物館的對面,走過去不消兩分鐘。Kevin抬頭看看今天的天氣,南港的天空被台灣南方的颱風搞得一片湛藍,遠方出現了幾朵「雲腳長毛」的捲雲,讓Kevin想起了琦君在《桂花雨》當中提到的事情。「大概颱風會來吧?」Kevin喃喃自語,人已經到了傅圖。

     「阿美姐你找我!」Kevin的聲音嚇到了裱褙室裡的人。因為裱褙是一件需要非常專心的工作,同仁總是小心翼翼地把破碎的頁面揭開,然後慢慢整平,要補的先補,補完了再上糨糊裱起來,裱完了上牆,等乾了以後再小心地一張一張揭下來。Kevin看到自己的大呼小叫引來一陣的白眼,趕緊低頭一邊抱歉一邊飄到阿美姐的工作台邊。「怎樣?什麼怪東西?」

     「你不是說要重新裱這本《還儺願孟姜女唱詞》嗎?我把裝訂線拆開,裡面掉出來這張紙。哢!」說罷,阿美姐遞給Kevin一張泛黃的紙。

     「這不是當初襯在底下,怕墨汁透過去的襯紙嗎?」史語所藏的苗文書蒐集自一九三零到四零年代的湘西地區,當時大部分的文書都用毛筆抄寫,因為當時紙張昂貴,所以抄寫的人都選了最薄的紙,為了避免墨汁透到對頁,夾了紙在裡面作為襯紙,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所以Kevin一副這有啥好大驚小怪的態度。

     「你再仔細看看,上面邊邊有字。呴呴!」阿美姐是第一個發現的人,不免驕傲地冷笑了一下。

     「真的耶!」Kevin仔細端詳了一會兒,「光….光什麼?光找苗族,『光找苗族』對不對?….

     「那是『我』吧?」阿美姐說。

     「對對對~我,光我苗族。那旁邊這一句是,還我…..還我什麼….什麼『士』還我什麼士?」

     「土啦!」旁邊修繕本書的皮先生把頭湊了過來,加了一句話。

    「那是什麼土….啊!疆土啦,『還我疆土』啦!『光我苗族,還我疆土』」 
        
    「那是幹嘛用的?」阿美姐問。 
        
    「我也不知道,」Kevin搖搖頭,「不過這個字我知道是石啟貴先生的筆跡,因為跟其他還儺願唱詞的筆跡都一樣。」石啟貴,苗族的知識份子,曾經協助過史語所早期的研究人員進行苗族考察,之後又以苗族知識份子的角色,進行苗族的田野調查工作,寫了很多相關的紀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藏在史語所的「石啟貴手稿」。 
        
      「那他幹嘛寫這些?又不是蔣公寫『還我河山』」阿美姐笑說。 
        
    「我哪知勒?不過我覺得蠻重要的,你看,他夾在孟姜女這一本裡,孟姜女又是……Kevin又準備說起他那一套「孟姜女之淚」的理論。 
        
      「『孟姜女之淚』對不對?」阿美姐插了嘴。 
        

 

      「呵!你知道了喔!」Kevin不好意思地搔搔頭。

     「怎麼會不知道,全所就你一個人講解的時候愛提這個,聽過你講的人都知道。」

     「唉唷!那是增加戲劇效果嘛!」Kevin擺了一個耍寶的姿勢。

     「你這張拿去研究吧!放在這到最後也是丟掉。」阿美姐很豪爽地說。

     「真的嗎?那我帶回去研究研究。」Kevin喜出望外,覺得這張紙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拿了紙,和阿美姐小聊了一下就回辦公室了。

         *            *            *            *            *

 
      
「這張紙真的有東西嗎?」David吐槽地說道,「搞不好人家石先生只是拿來練練字而已,別人的草稿你把他當寶。」

        
       
「很難說,」Kevin反駁說,「石啟貴曾經說過,要讓苗族文化重新發揚光大不是嗎?為了幫助苗族進步,他還擬定了許多的改進方案,所以他說要『光我苗族』是很正常的,可是他現在又說要『還我疆土』,要把什麼疆土還給他?這不是很明顯地在說苗族和漢族之間的問題嗎?就是要讓漢族把土地還給苗族的意思。而只有找到『孟姜女之淚』才有可能統治全苗族,才有辦法『還我疆土』啊!」Kevin越說越興奮。David倒是潑了他一桶冷水:「就靠一張泛黃的紙就想『還我疆土』啊?」

        
       
「不!這是線索!」Kevin堅定地說。

        
       
「好啊!那你拿火烤一烤啊!說不定會有字跑出來~」David笑著說。

        
       
「那你有沒有賴打?」Kevin問。一看Kevin當真似地要找打火機來燒,David笑得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